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53下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53下 《一》大学时代
五十三、另有隐情(下)
小欣说道这里,我在震惊之余,下意识的偷偷瞄了一眼她的表情,在我想来,此时她的脸上应该是充满了疑惑和伤感,毕竟六姐一直对她都很好,她跟六姐也很是亲近,可是现在在她的角度看来,所有的一切,又都像是她的这个好姐姐安排的,所以此时那种怀疑自己被背叛了的感觉,是绝对不好受的
可是让我疑惑的是,她的表情却只有淡漠,仿佛看开了一切似的,特别像是《新闻联播》里面的主持人,只是在说着事情,没有一丝情绪
在短暂的诧异过后,我终于想明白了,应该是她在跟踪过后,已经查明了六姐跟这些事情毫无关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情绪。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真相到底如何我只能继续听下去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们也终于结束了这顿晚餐,起身把餐盘倒掉,放好后,两个人挽在一起向外走去,期间那个人还在六姐的耳边说着什么。由于离得太远,我不知道内容,但是看六姐的表情却是兴奋异常。他们前脚刚刚走出食堂大门,我就赶紧站了起来,然后匆匆的跟了过去。」
「出了食堂,天色已经暗了很多。我偷偷躲在食堂两层门之间的空间的角落,寻找着他们的身影。本来我以为他们应该是向校外的方向,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他们,结果一转身却看到他们正向校园深处走去。」
「。。。难道今天的跟踪要以失败而告终?他们真的只是一起吃了个晚饭,然后就各自回去了吗?」
「说实话,对于这种结果我很是不甘,毕竟做出这种跟踪偷窥的举动,我也是鼓足了很大勇气的。这可不像是你在外面噼腿而我去抓奸的情况,我这完全是一个小三去挑战人家正房的节奏,甚至我连小三都不如,我只是那个人泄欲的工具而已。」
「虽然心里很是郁闷,但是我也不可能主动跑出去,命令他们去开房,因此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偷偷的跟了上去,为了自己心中那最后一丝丝幻想,坚持下去。」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跟着跟着,我发现他们走的方向,好像并不是我们寝室。因为这一路上,他们对于通往寝室的近路统统选择了无视,只是一边聊着天,一边继续向学校的深处走去。」
「随着路程的不断加大,我对于她们想去的目标的猜测范围也慢慢缩小着,直到我快要看到学校的后墙为止,我对于她们要去的地方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
「再往前走,只有两个地方可以去了,一个是工程学院的教学楼,一个则是校园后面的那片小树林。当时几乎可以肯定那片小树林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当然我也依稀猜到了他们要去那里干什么了。」
「虽然我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但是对于学校里盛传已久的“扶树林”还是有所耳闻的。当这三个字出现在脑海的时候,我感到一阵惊讶,如果换做以前,我觉得不会第一时间想起的,但是在被那个人控制了这一段时间之后,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里会发生什么。」
「可是我今天的目的是要了解那个人对我所做的一切的真相的,并不是来偷看他们两个恩爱的,但现在的情况却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本以为能从他们的聊天中找到蛛丝马迹,可是谁成想他们竟然,直接进行到最后这一步了。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回家去做吗?最起码也要找个房子啊?就像我们在楼道里一样。」
「一想到楼道,我的脸上一阵发烫,我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起这种龌蹉的事情,这无疑让我进一步看清自己到底堕落到了什么地步,好像现在身边的所有事情,都能联系到男欢女爱一般。」
「我为自己的肮脏内心感到恐惧和痛恨,而那两个人却已经急不可耐的走进了树林,昏暗的月色吞噬了树林,而那片树林又吞没了她们俩。我不知道那里是不是另一个深渊,我不清楚自己是否敢一步踏入,我不确定在踏入其中之后,自己能否全身而退。」
「然后无论内心多么希望能把一切信息和可能都捋顺之后再深入其中,可是当时的情况却并没有给我太久的思考时间,看着眼前已经失去了他们的踪影,我只得不断的提醒自己,要赶紧做出决断。」
「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跟进去,毕竟我十分迫切的想知道六姐到底有没有参与到这件事里,为了知道真相,我已经有些不顾一切了。明确了自己的心思,我开始慢慢向那片树林靠了过去。」
通过小欣的描述,我也深深的感觉到她在那个时候的彷徨与挣扎,毕竟那个女人是她一直以来敬重的姐姐,而就当时来说,所有的问题好像只有她参与进来,才那么的顺理成章。所以当时小欣在探究真相和可能对面她自己假想出的真相之间,备受煎熬
可是如果不去继续追查,对于这件已经影响到她今后的人生的事情,她又不能允许自己继续这样浑浑噩噩、不明不白的走下去,所以在跟踪被发现后很可能让自己的奸情大白于天下或者直接被六姐挑明了原委,胁迫她做出更加下作的事情的可能下,她还是勇敢的选择了继续探究真相
无论成功与否,起码给了自己一个说法。这一刻面对小欣,我更加的无地自容。她的坚持和勇敢,让我显得更加卑微
「我不知道他们进了树林之后会到什么位置,所以我的脚步很慢,所幸那片树林还算浓密,不至于一下子就暴露我。好不容易走到了最外围的树边,我赶紧装作轻松的靠在树干上,同时先回头观察了一下身后来往的同学,有没有注意到我。」
「还好,那个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家都行色匆匆的忙着各自的事情,再加上我穿的是一套男版的衣服,所以并没引起大家的注意。确定了身后一切正常,我才又鬼鬼祟祟的向树林里看去,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他们的身影,我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慢慢蹭进了树林。」
「进了树林,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身影,地上的落叶踩上去会发出声响,所以我只得轻手轻脚的向前找去。走了大概有1分多钟,目光所及依然没有他们的踪迹,但是耳朵里却依稀传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
「那种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或者小孩在哭泣,同时好像有人捂住了她的嘴巴,这怪异的声响在已经黑暗的树林里显得有些可怕。如果是在荒郊野外,也许我转身就会逃跑,但是听着树林外喧嚣的声音,同时为了探明真相,我还是一点一点的靠了过去。」
「遁这声音传来的方向,我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在一大片黑影旁边,有两个相对小一些的黑影在抖动着。因为天色已经很暗了,我现在完全看不到那里的具体情形,所以我只得继续向前摸索过去。」
「有靠近了一些后,我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再往前就没有树木可以遮挡了,我敢肯定,只要我一踏出去,就一定会被她们发现,所以我只得躲在最近的一棵树后,眯起眼睛,努力向那边看去。」
「其实这个距离已经很接近了,起码我已经能借着微弱的亮光,看到她们两个的样子了,可以确认无误就是那个人和六姐。可是她们现在正在做的事,却令我惊讶得赶紧用手遮住了嘴巴,生怕自己发出惊唿。」
「看到了那边的情况,我也终于明白之前听到的好想捂着嘴哭的声音是怎么回事了。之前在远处我看到的那一大片黑影原来是一块大石头,那块石头很高,好想还刻有造型,我猜测,学校方面之所有还留着这片树林,就是打算将来把这里打造成一处景观,而那块石头,应该就是一个标志。」
「此刻,那个人正背靠在石头上,上身微微后仰,腰部向前顶去,脸上的表情虽然看得不是很清,但是经过了这么久的熟悉,我可以肯定那是满脸的舒爽。这种表情我见过很多次,就在他压在我的身上,上下起伏的时候,他总是带着这样的表情。」
「真正令我惊讶的是,六姐正在做的事。那个时候,六姐正面对着那个人蹲在地上,她的头在以前后的晃动着,晃动的频率很快,但是幅度相对来说,却并不大,这个幅度好像也并不是由她来决定的,主要还是取决于此时正被她含在嘴里的那根好像一根短棍一样的东西的长度。」
「虽然我看不到那根棍子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还是那句话,我对它很熟悉,因为近半年来,它曾多次出现在我面前,又多次消失在我的下体里。虽然我并没有仔细的观察过它,可是毕竟被它刺穿了无数次,我或多或少的还是会注意到它的模样,更何况,它在几天之前,还把肮脏的精液喷在了我的脸上。」
「没错,那是那个人的阴茎,也就是你们可以征服女人,让她们欲仙欲死的利器——男人的鸡巴。我简直不管相信自己的眼睛,六姐怎么会允许让那个人的的排泄器官进入自己纯洁的嘴唇之中?那用来说话、吃饭、喝水的嘴唇和舌头,就这样任由那个丑陋的生殖器侵犯吗?」
「如果是这样,这张嘴算什么?阴道?还是再难听一点,算是逼吗?之前我从没想过,现在看到了,也不敢相信。当我认为最纯洁的器官和最肮脏的器官发生碰撞甚至相互重叠后,我感觉我的世界观都已经发生了崩塌。」
「我不敢想象那个人到底给六姐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能让她这么作践自己。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好像六姐并不是被强迫的,而是很主动,很自愿。因为六姐不断在努力的晃动着头部,让自己的嘴,像下体一样裹住那个人的阴茎,来回撸动,给予他足够的快感。」
「她还会不时的伸出舌头,从下向上的轻舔那个人的阴茎下侧和龟头的尿道口处,每当这个时候,那个人都会舒爽的轻哼出声,而六姐在听到他的声音后,又会舔动的更加卖力。两个人的配合可以说是珠联璧合。」
「还有的时候,六姐的双颊会向内凹陷,很明显她在努力的收紧自己口腔内的空间,甚至让整个口腔变成真空的环境,这种做法就是我们平时说的吮吸,就像一个婴儿想要喝奶一样,拼命的吸食着。」
「虽然没有做过,但是我知道,这叫口交,当然这也是你教给我的,之前你提过要做这种事情,我拒绝了你,因为我实在无法现象,怎么会有人做这么肮脏的事情,但是现在它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六姐还在晃动着头,那个人的唿吸声也越来越大,而我则被面前的这一幕,震撼的呆立当场。就这样我们三个都在感受着各自的情况,或是生理,或是心里。直到那个人开始了动作。」
「本来他们两个人的动作,还相对柔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忽然直起了上身,然后两只手向前伸出,从六姐头的两侧,按在了六姐的耳朵上,用力的固定住了六姐的头,然后下体开始疯狂的前后晃动。这一下,从刚刚六姐的主动舔舐,变成了被动的承受虐待。」
「现在的情况,六姐的嘴就真的好想一个女人的阴道一般,被一个男人用阴茎不断的冲撞操干着。在我看来,这绝对不能算是性爱了,这是赤裸裸的虐待。同时我又不禁认真回忆了一下那个人阴茎的长度,按照我的计算,一个人的口腔深度,是绝对不可能容得下那么长的阴茎的。」
「果然,六姐在他的控制下,被迫的承受着,那令人作呕的阴茎的无情侵犯,由于长度的不匹配,她的头部开始前倾,嘴唇也向前撅起,明显是即将呕吐的样子。可想而知,在那个男人每一次前顶的时候,那暗红色的龟头,都一定已经刺进了六姐的喉咙。」
「一想到那根阴茎的长度,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它进出于我的阴道的情景。想想那跟曾经沾满了我的淫水的阴茎,此时正穿梭于我敬爱的六姐的喉咙,我的胃里竟然也开始翻腾,一股冲劲自下而上的顶了上来,我只得赶紧再次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以求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在我看来,此时六姐的内心一定充满了屈辱,如果说之前还是六姐主动为爱的人献身的话,那么现在绝对是那个人为了自己的快感而全然不顾六姐的感受。这是单方面的虐待。此时我恨不得捡起一根棍子,冲过去帮六姐脱离魔爪。」
「可是一考虑到自己的现在的身份和情况,我又不敢就这么贸然的过去帮忙。只能满心同情的继续看下去,不过我还是暗暗下定决心,如果六姐一会能摆脱魔爪,并予以反抗的话,我一定会放下顾虑,冲过去助她一臂之力的,也许这也能成为我逃出生天的一个契机。」
「因此,出于私心,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去帮忙,而是继续潜伏,静观其变。」
在小欣这段讲述的过程中,我没有出声打断,而是听的异常认真,在小欣看来,我是被这段激烈的情节刺激到了,可是对于我来说,这是我完全不知道的事情,我不知道小欣为什么会着重讲述这段事情,所以为了知道小欣的想法,同时也是因为好奇,所以除了偶尔偷看小欣的表情外,我始终静静的听着
「好在,那个人的疯狂并没有持续多久,前后加起来好像还不到三十秒。只见他在越来越的运动中,突然松开了手,让已经饱受摧残的六姐恢复了自由,六姐条件反射的直起了上身,嘴唇也离开了他的阴茎,本来我以为这样六姐就算是脱离了魔爪了,可是谁想到就在这时那个人的身体抖动了起来。」
「到这里我不得不再次用到那个词了。熟悉。我看不清具体的情形,但是我太熟悉那种反应了,那个人射精了。他在疯狂的操干了六姐的樱唇之后,有把他那污秽的精液射到了六姐的脸上,就好像那天在寝室,把那白浊的,恶心液体射在我的脸上一样。同样的精液,射到了两个女孩的脸上,那个人罪该万死!」
「那时的我异常的气愤,为我和六姐感到怜惜和不值,也为我们所承受的几乎相同的屈辱感到悲哀。我的手紧紧地握住,就等着六姐有所动作之后,冲过去帮忙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再次出乎了我的意料。被喷射了一脸精液的六姐,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站起身来,给他一个大大耳光。而是连脸上还有精液在流动都混不在意的,主动再次把脸凑了过去,然后伸出舌头,轻舔着那个人,刚刚射过精后,还有些残余的液体不断渗出的龟头。甚至后来,直接含进了嘴里。」
「这是在干吗?是在用纯洁的口腔,温热的舌头,为对方清理阴茎吗?让那跟丑陋的肉棒,在疯狂的享受之后,再体验帝王般的照料吗?我忽然觉得,好像世界观崩塌都不足以说明我现在的内心,这完全是对我人生的一次否定和改写。」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