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位面猎奴之回明】(中)

【位面猎奴之回明】(中)

中篇

南京长亭酒家

「马怜儿,我就第一个拿你来祭我的肉棒。」杨泉抬头看了看长亭酒家招牌,

放肆的淫笑着说道,说完杨泉就牵着一只中华田园犬走进了长亭酒家。

「客官,您里面请。」杨泉刚走进酒家便有一个小二迎了上来。

「你们这有什么招牌菜吗?」杨泉要了一个包厢,这个包厢在整个酒家的最

里面,不过也是最好的,一般是一些进行不正当行为的官员就会选择这个包厢,

包厢里有一个阳台,正对着繁华的大路,方便有人来抓他们时好逃跑。

「客官,我们长亭酒家的盐水鸭啊,那可是南京的一绝啊。」一听到杨泉问

起招牌菜,小二立马本能的称赞起了自家的盐水鸭。

「哦,那就给我来两只。」

「得咧,贪字一号房两只盐水鸭。」

不一会儿,两只被切成片的盐水鸭就端上来了。

「客官轻慢用。」说完,小二便退出包厢。

十五分钟后

「小二!小二!」杨泉在包厢中咆哮道。

「客官,莫急莫急。」在杨泉的咆哮声中,店小二疾步走来,一边跑一边用

手搽着脸上不停流下来的汗。

在包厢中杨泉左手叉腰,右手不停的拍打着桌子,嘴里不断的发出咆哮,而

他牵进来的那条中华田园犬,则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不醒狗事了。

「客官,这是怎么了。」看到杨泉的那条中华田园犬倒在地上时,小二几乎

要吓晕了过去,能被牵到酒楼的狗,则么说也是条价值连城的啊。

「怎么了,我家旺财吃了一片你们酒家的盐水鸭片后就倒地不起了,你说怎

么了。」杨泉的唾沫星子都快要飞到店小二的脸上了。

「客官,要不我们赔您一条。」店小二小心翼翼的问道。

「赔?这是当今圣上赐给我的,你赔得起吗?」店小二顿时瘫在了地上。

「大……大人,我替您去叫我们掌柜的啊。」说完瘫在地上的小二以刘翔的

速度冲出了包厢。

不一会儿,一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

「你就是掌柜的?」杨泉满脸不耐烦的说道。

「是的,正是小人。」马博(马怜儿的伯父,不知道他叫什么,只好乱起一

个了。)对杨泉点头哈腰的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的这条狗可是当今圣上所赐。」

「小人知道,小人一定如数赔偿。」

「赔?!」杨泉的声调顿时拔高了几十分贝。

「这可是当今圣上所赐,这是无价之宝,你信不信我上报给南京知府,告你

毒死御狗,将你满门抄斩,不对,是把男的杀死,女的送去教坊司,作官妓,一

文钱就可以肏一次,让她们被轮奸而死。」杨泉一拍桌子愤然的站了起来,略带

疯狂的说道。

「大人饶命啊,小人愿奉上小人的全部家当,求大人开恩啊。」马博跪在地

上头像是拍姜一样的向杨泉求到。

「哼,你这家小店,本公子才看不上眼呢。」

「可是大人,小人除了这家酒家,就已经再无他物了啊。」

「既然这样,也只好拿你老婆来顶债了,我算算阿,以你老婆的那个骚穴阿,

一次也就是三十文钱,一天大概可以接二十个客人,这样算来你老婆怎么也要干

四十多年啊,不过你老婆都四十多了,最多也就是干了几年,不过如果她被客人

肏怀孕了的话,生几个女孩,那么就不用四十多年了。」杨泉『用心』的帮马博

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大人开恩啊,小人给大人作牛作马,求大人放小人一条生路,日后小人一

定给大人立牌日日供奉。」马博磕头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求我开恩啊,我想想啊,对了,你不是有一个侄女的吗?听说她长得可是

貌美如花,本公子亏点,就要了你这个侄女吧。」杨泉一幅自己很吃亏的表情,

不过他眼睛中的淫荡的目光出卖了他的内心。

「啊!大人这这这。」

「这什么这,要么让你老婆去当妓女来还债,要么就用你这侄女来抵债,自

己选吧。」说完,杨泉从怀里抽出两张纸丢给了马博。

一张是马博老婆李氏的卖身契,另一张则是马怜儿的卖身契,在马怜儿的卖

身契上已经有了她大哥马昂的签字画押了。

马博拿着两张卖身契犹豫不决,一个是和自己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一个是

自己弟弟的女儿,自己的亲侄女。

「你犹豫什么啊,你的侄子都已经签字画押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啊,一个侄

女有老婆重要吗?」杨泉等的有点不耐烦了。

最后马博还是颤动着手在马怜儿的卖身契上签字画押了,在画完押之后马博

反而感到一阵放松。

「这样就对了吗。」杨泉从马博的手中将卖身契用力的抽出来,满意的拍了

拍马博的肩膀。

「谢大人。」马博有点精神恍惚的说道。

「累了就睡会。」杨泉一说完,马博便立即倒地,一会儿后,一阵呼噜声便

传了出来。

杨泉看了看马博后将马怜儿的卖身契塞入怀里,走了包厢,下楼去了。

在大厅中有四名壮汉则一人拿着一个酒坛围坐在一起吹牛,而在大厅的角落

里,一名全身赤裸的女子倒在地上,这个女子大约四十多岁,但是风韵犹存,她

硕大的乳房上满是红红的指印,她丰满的雪臀上也满是巴掌印,小穴和菊穴变成

了两个无法闭合的肉洞,里面还有精液不断的流出来,而更多的精液则被他们射

到了子宫里,使得女子的小腹隆起的就像是怀孕四个月似的。

「公子,您的事情办完了?」见到杨泉下楼,其一名壮汉举起酒坛向杨泉问

道。

「我的事情办完了,她是谁?」杨泉指着女子问道。

「公子,那个骚货好像是这个酒家的老板娘,本来我们几兄弟在这喝酒喝的

正欢,结果这个骚货跑过来说我们偷她家的酒喝,还要去报官,结果气的兄弟们

直接就轮了她,不过这骚货老是老了点,不过肏起来也有一番滋味。」壮汉淫笑

道。

「老二,老四去把这个女人抓到教坊司来给我。」杨泉将一幅马怜儿的画像

扔给其中两个壮汉吩咐到。

「记得,不得碰她。」

「是公子。」拿到画像的两个壮汉转身离开。

「老大,老三,我们会教坊司。」杨泉对剩下的两个壮汉说道。

「是,公子。」

「听说杨大哥他到江南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来看我呢。」在大街上一个苗条

高挑的少女幽怨的喃喃自语。

少女穿着一件淡绿色的长裙朴实无华但又将马怜儿的身材表现的淋漓尽致,

标准的瓜子脸上有一双明眸秀眉的大眼,秀发绑成一条马尾,脚上穿着一双红底

绣着一朵黄色菊花的绣花鞋。

马怜儿走着走着,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臂从身后猛地搂住马怜儿的纤腰,

另一只手臂则是拿着一块毛巾捂住马怜儿的口鼻,一股强烈的刺激性的气味直冲

马怜儿的鼻子而入。

不过多年习武的马怜儿反手一击,手肘向后来了猛烈的一击,感到身后之人

手臂上的力量有所减少,马怜儿用力的挣脱了出来,向长亭酒家的方向跑去,不

过刚刚挣脱的时候用力过猛,使得药物加速在身体中扩散的速度,刚跑出两步,

马怜儿便感到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了。

「妈的,这小娘皮的,刚刚这下真狠啊。」老四走到马怜儿身旁轻轻的用脚

踢了踢晕倒在地的马怜儿。

「老四,上马,公子还等着这小骚货呢。」老二牵着两匹马队老四喊道。

「知道了知道了,催什么催啊。」老四将马怜儿举起扛到肩上,骑上马然后

扬长而去。

这些老百姓仿佛是没有看到刚刚的那一幕一样,该干嘛干嘛,继续干自己手

头上的事情。

骑着马的两人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有一道红色的身影在不停的追赶着他们,

「狗官,居然在光天化日下强抢民女,看我红娘子来取你的狗命。」

南京教坊司

马怜儿端坐在一张椅子上,穿着一件淡绿色的凤仙裙,这件凤仙裙在胸口处

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将两座挺拔的雪峰暴露在了空气之中,长长的秀发略显凌

乱的披在香肩上,一双本来明亮如星的眼睛此时毫无对焦的望着前方,一双精致

可爱的秀足整齐的并在一起,十个如同蚕宝宝一样的脚趾微微的弯曲。

吱的一声,杨泉推开门走了进来,杨泉只穿了一件红色浴袍,从浴袍的两腿

之间的缝隙中可以看到,杨泉那婴儿拳头大小般粗,17厘米长的肉棒随着杨泉

的走动不停的在摆动。

杨泉走到马怜儿的身后,双手握住马怜儿的那一双挺拔嫩滑的双乳,一张粗

糙的大脸贴着马怜儿白嫩细腻的俏脸,感受到马怜儿俏脸的细腻后杨泉不禁的摩

擦了起来。

「怜奴,你舒不舒服呀。」

「我感到很恶心。」马怜儿直直的望着前方,嘴里毫无感情的说道。

「呵呵。」听完马怜儿的话,杨泉的双手开始用力的把玩马怜儿的一双雪峰,

马怜儿的一双雪峰在杨泉的大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两颗小葡萄也已经立了起

来,跟一颗小石子一般的坚硬。

随着杨泉的双手的不断的动作,马怜儿的俏脸开始慢慢的红了起来,春意已

经爬满了马怜儿的整张俏脸,不过马怜儿那没有对焦的眼睛和她通红的俏脸显得

那么的不对称。

「怜奴,现在呢?」

「胸脯好奇怪……身子好热啊。」虽然马怜儿的整张俏脸已经是一片春意了,

可是从她嘴里出来的话还是冰冷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杨泉看了看马怜儿越来越红的脸,红的就像是苹果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

咬上一口,本来正在把玩着马怜儿两座雪峰的手突然的抽离,这让马怜儿的身体

有一点儿不习惯,两座雪峰上下的抖动了一下,像是在邀请杨泉来吧玩它。

「怜奴,重复一下你的指令。」杨泉搬来一张椅子坐在马怜儿的对面,同时

解开了他的浴袍,将他那瘦弱的身躯和他下身那和他上身完全不成比例的肉棒。

「是。」说完,马怜儿掀开她的凤仙裙的裙褂,将两条散发着象牙般光泽的

修长美腿展现在杨泉的面前,然后将这双美腿抬起,脚踝踩在椅子的边缘,将纯

白色的亵裤露出,双手则放在脑后,挺直了腰,让雪峰显得更加的挺拔。

「马怜儿是一只淫荡的母狗,时刻想要被男人强奸。」

「马怜儿是主人的专属肉便器,随时准备喝下主人的尿液和精液。」

「马怜儿的小穴和菊穴、乳房、嘴巴都是主人的东西,没有主人的允许,马

怜儿不可以自慰和大小便。」

「马怜儿的大脑随时向主人开放,主人可以随意的修改马怜儿的记忆和常识。」

「主人的命令是马怜儿的最高指令。」

「马怜儿包括其女儿都会是主人的性奴隶。」

「马怜儿奉第一个将肉棒插进马怜儿淫穴的人为主,并对他实行以上指令。」

即使是说着这样的话,马怜儿的脸上已是通红的了,不过脸上依然没有表情。

「很好,怜奴来替我吹吹。」杨泉走到马怜儿的面前,将肉棒在马怜儿面前

晃了晃,让马怜儿来替他口交。

「你不是我的主人,我的嘴巴是属于我的主人的,我不会替我主人以外的男

人作这种污秽的事情。」马怜儿的回答一样的没有感情。

「那就让你认我为主吧。」说完,杨泉一把将马怜儿抱起,走到床前。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做我主人的资格。」

「我会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资格做你的主人的,你就准备好当我的性奴吧。」

嘶的一声,马怜儿身上那件凤仙裙当场就被杨泉撕成两半,然后抓住亵裤随

手一扔,马怜儿那经过精心修理过的黑色草丛就这样展现在了杨泉的面前。

「不过就这样的话就不是那么好玩了。」杨泉将肉棒抵在马怜儿的小穴门前,

刚刚将半个龟头伸进马怜儿的小穴,突然杨泉想到了一个好玩玩法,他将肉棒重

新抵在马怜儿的小穴前,保持着攻城锤的状态,准备随时攻进马怜儿温暖的小穴

中。

「暂时清醒一下吧。」杨泉在马怜儿的耳边打了一个响指。

马怜儿原本没有对焦的眼睛,慢慢的恢复了往日的灵动,她恢复后看到的第

一眼,是一张充满了淫邪的脸。

「啊……唔唔……」马怜儿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不过刚发出第一个音节,

就被杨泉用大嘴给堵了回去。

马怜儿的小香舌不停的在马怜儿的口腔中四处逃窜,想要逃避杨泉舌头的追

猎,不过狭小的口腔哪有地方逃啊。

杨泉的口水不停的流进马怜儿的小嘴里,虽然马怜儿很想把杨泉的口水吐回

去,可是每当杨泉的口水流进来,马怜儿总是本能的将杨泉的口水咽下去,仿佛

杨泉的口水是什么很好喝的饮料一样,马怜儿随着咽下去的口水越来越多,马怜

儿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了,仿佛咽下去的不是杨泉的口水,而是春药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杨泉终于放过了马怜儿那有点微微红肿嘴唇,马怜儿原本淡

红色的薄唇已经被杨泉吻的变得通红了。

当杨泉抬起头时,杨泉的嘴和马怜儿的小嘴之间拉起了一条银色的线,连接

着杨泉和马怜儿。

「怜奴,你的口水真甜啊。」杨泉将这条银线吸入口中,感到口中的香涎的

甜味,杨泉不由赞叹道。

「无耻。」面对杨泉的赞叹,马怜儿恨不得咬下杨泉的一块肉来以解心头之

狠。

「无齿,你主人我的牙齿可是好好的。」说着杨泉露出他有点泛黄的牙齿。

「你……无耻之徒……」

「既然你说我无耻,那我就只好无耻到底了。」说完杨泉控制着自己的肉棒

缓慢的挤开马怜儿的大阴唇,将整个龟头探入马怜儿未经人事的狭小花径之中,

仅仅是探入了个龟头就让杨泉快要飞了起来,马怜儿的花径不仅狭小而且还十分

的火热,将肉棒插进马怜儿的花径中就像是给肉棒在泡温泉一样。

「不要,拔出去,把你那个脏东西拔出去,混蛋。」感到杨泉居然将他那令

人恶心的东西插进自己那,连自己都没有怎么碰过的处女穴中,本来想要将处女

献给杨凌的,可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被一个这样的男人夺走自己的贞洁,想要反

抗,可是自己的双手且被杨泉死死地抓住,动弹不得,双腿也被杨泉的双腿大大

的分开。

「怜奴,主人这就帮你脱离这可耻的处女称号,还不快谢谢主人。」杨泉腰

身一挺,粗大的肉棒顿时就攻破了马怜儿大小阴唇的防御,粗大的肉棒直抵马怜

儿的子宫口。

「啊!」

「哦!」

两声高昂的叫声响起,一声是被破处的惨叫,一声是在享受刚被破处的小穴

中的舒爽。

「哦,怜奴你的小淫穴真是舒服啊,不仅火热无比还这么的紧实,哦,真舒

服。」

「畜生……拔出去……快拔出去……」马怜儿不停的扭动自己的娇躯,想要

挣脱杨泉的控制。

「好好,我的小奴隶要我拔出来,我就拔出来一会儿。」没想到杨泉『听话』

的将肉棒从马怜儿的小穴中缓缓的抽出来。

「混蛋……快点……把你那令人恶心……的东西……从我的哪里……拔……

啊……啊……「杨泉在将肉棒缓缓的抽出一半时,突然的用力一捅,肉棒又

重新回到了马怜儿紧致的小穴当中了,而且猛烈的朝马怜儿的花心狠狠的撞了一

下。

「怎么样啊怜奴,主人我可是履行了承诺的哦。」一边说着杨泉一边『缓慢』

的活动着自己的肉棒。

「啊……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啊……不

要……啊……」马怜儿咬着银牙咬牙切齿的对杨泉说道。

「唉啊啊,看来怜奴你还不想要臣服在主人的胯下啊。」

「那么这样的话,性奴马怜儿进入半清醒状态。」杨泉在马怜儿的耳边打了

一个响指。

「你这个混……蛋说什……么……谁是你的……性……主人……快操死……

怜奴……怜奴的淫荡……骚穴想要……主人的肉棒……主人快来……操死怜

……

奴。「马怜儿原本是用一种仇恨的语气对杨泉说,突然这仇恨的语气变成满

满的春意和臣服,原本在被强奸的少女顿时变成了一个在男人胯下求欢的性奴母

狗。

「哈哈,既然这是怜奴的请求,那么身为主人的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满足你

的要求了。」杨泉原来胯下那在『缓慢温柔』的进行活塞运动的肉棒,顿时就原

地加速,原本的柔风细雨立即就变成了狂风暴雨。

「主人……怜奴好幸福……可以被……主人……肏……成为主……人的性奴

是……怜奴的荣幸……主人肏……死怜奴……主人……」杨泉感觉从马怜儿的小

穴中突然涌出一大略显粘稠的温热液体,当马怜儿的阴液如同喷泉一般的喷射在

杨泉的肉棒上时,杨泉险些精关失守,不过作为淫神的分身,杨泉自然可以任意

的控制射精啦,心神一动,原本岌岌可危的精关顿时又变得稳如泰山。

「没想到差点就缴械了,怜奴准备好接受主人复仇的进攻吧。」说完杨泉开

始了更加猛烈的抽插。

「主人……宠幸你……的怜奴……让怜奴的……嘴巴记……住主人的唾……

液和尿液……还有精……液的味道……让怜奴的……嘴巴做主人……的专用

夜壶……然后在让怜……奴淫荡……的骚穴……记住主人……的肉棒让……让怜

奴淫荡……的骚穴……不敢在……别的男人……发骚……然后……让怜奴的……

菊穴做主……人肉棒的……按摩穴……主人你说这……样好不好啊……「马怜儿

的一双玉臂环抱着杨泉的脖子,一双修长圆润的美腿则像是章鱼一样的盘在杨泉

的腰间,那张精致无瑕的俏脸红的就像是苹果一样,害羞的贴在杨泉的耳边,仿

佛是在说情话一般的说着这淫荡的奴隶宣言。

「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拔出去……混蛋把……你那恶心……的

东西……拔出去……」突然马怜儿眼中【好文】【位面猎奴之回明】(中)的春意和臣服又变回了烈火般的恨意。

「怜奴又变回来了啊,不过这样也好,就让怜奴你在清醒的时候被主人内射

吧。」杨泉改变了插法,原来九浅一深的插法,变成了整根的拔出在整根的插入

的大开大合的插法。

「不要……啊啊啊……不要……慢点……慢点……不要这么……用力……好

舒服……不要……怜儿……要坏了……不要……好舒服……不不……不要……怜

儿不要……」马怜儿在杨泉大开大合的攻势下开始语言混乱了,马怜儿的精神在

肉体的如同升天一般的快感和意识中不停抗拒理智中不断的来回徘徊,不过来自

肉体的快感慢慢的占有优势,马怜儿的理智在承受着杨泉猛烈攻势下已经开始变

得很薄弱了。

虽然马怜儿的肉体和理智的斗争还没有结束,马怜儿的腰肢已经开始扭动来

迎合杨泉的抽插。

杨泉抓住盘在自己腰间的一双美腿,用力的将这双美腿扳开,然后双手抓住

马怜儿的两只可爱的玉足,将马怜儿的一双美腿大大的分开。

「怜奴,主人要来了,接好主人的恩赐吧。」杨泉先是将他那黑黑的肉棒整

根的拔出,在马怜儿的小穴上空停了几秒钟,然后猛的加速,杨泉那黑黑的肉棒

顿时就整根没入马怜儿雪白的翘臀当中,马怜儿粉红的小穴如同是杨泉肉棒的专

用剑鞘一样,当它将杨泉的肉棒整根的吃进体内时,杨泉的肉棒也已经突破了马

怜儿的最后一道防线,杨泉的肉棒在突破了马怜儿的子宫口后,一往直前的前进,

但是子宫才多大啊,杨泉的肉棒顿时就撞到了马怜儿的子宫壁上了,确定已经到

了尽头,杨泉就打开精关,杨泉那被压抑已久的精液就像是黄河决堤一样的喷涌

而出,因为唯一的出口被杨泉用肉棒堵住了,那喷涌而出的精液就只好都留在了

马怜儿的子宫中,马怜儿本来平坦的小腹此时已经微微的隆起,犹如是怀胎三月

似的。

「混蛋……呜呜……主人……怜奴好……幸福……畜生……呜呜呜……」被

内射的马怜儿则在两个人格中不停的来回切换,一时幸福无比,一时要生要死,

犹如是人格分裂症一样。

「呼,真爽。」射完精的杨泉盘腿坐在床的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马怜儿的

两个人格的不断切换,而杨泉那射完精的肉棒则是软绵绵的搭在杨泉的大腿边上,

虽然杨泉的肉棒没有硬起来,但是也比大部分男人硬起来的时候要粗。

「性奴怜儿。」看着还没有分出胜负的马怜儿,杨泉无聊的对着马怜儿喊出

指令。

原本还俯卧在床上作斗争的马怜儿顿时像是训练有素的母狗一样手脚并用的

爬到杨泉的身边,用俏脸不停的磨蹭杨泉的手臂,犹如一只小狗在向主人撒

娇。

杨泉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精致的黑色项圈,黑色的项圈上有着一个金黄色的铃

铛,只要轻轻的一动,铃铛就会发出一声悦耳的声音,而在项圈的内侧,有两个

烫金的字,怜奴。

「来怜奴,主人帮你带项圈,带着主人的项圈你就永远是主人的性奴了。」

杨泉拿着项圈在马怜儿的面前晃了晃。

听到杨泉的话,马怜儿顿时高高的抬起自己的小脑袋,将自己天鹅般的脖子

准备给杨泉带项圈,「主人,快点帮怜奴带项圈,怜奴要作你永远的性奴。」

杨泉将项圈一碰到马怜儿的脖子,项圈立即溶解成水一样,这水围着马怜儿

的脖子形成一的圈,然后,一个项圈就出现在马怜儿的脖子上了。

「这TMD的是一级机器制造。」杨泉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马怜儿脖子上的

项圈。

「谢谢主人,这项圈真漂亮。」马怜儿笑的就像是一朵花一样的对杨泉说道。

「怜奴,转过身去,主人要用后入式来肏你的菊穴。」杨泉没有在项圈的问

题上多做纠缠,不过他倒是想起了马怜儿身上还有一个地方他还没有品尝。

「是,主人。」马怜儿顺从的转过身去,然后高高的抬起自己的翘臀,一双

纤手还扳开了自己的两瓣臀瓣,将小巧粉嫩的小菊花暴露在自己主人的面前。

「真乖。」杨泉走到马怜儿的身后,肉棒在马怜儿的菊穴前蹭了蹭,然后直

接一插,肉棒顿时就进了一半。

「啊!」随着杨泉肉棒的插入,马怜儿顿时发出一声惨叫,马怜儿感到一股

比破处还要疼的疼感从菊穴中直接传送到大脑,在从大脑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主人……怜奴好……疼……呜呜……怜奴好疼……」在如同撕裂般的疼感

中,马怜儿两只犹如星辰似的大眼睛中,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的滑落,整

个娇躯也因为疼痛不停的在微微的颤抖,看上去是那么的可怜兮兮,让人想要将

她抱到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怜奴乖,很快就不疼了,怜奴就乖了。」杨泉倒吸一口冷气安慰着马怜儿,

菊穴毕竟不是小穴这样的常规性器官,刚开发的菊穴肏起来不算很舒服,反而在

菊穴的壁肉的挤压下,杨泉的肉棒被勒的生疼。

「怜奴最……乖了……主人怜……奴可以的……」在疼痛下马怜儿有点勉强

的说道。

杨泉在马怜儿的翘臀上拍了一下以示表扬,然后用力的将剩下的那一半肉棒

全部插进马怜儿的菊穴之中,因为有点受不马怜儿菊穴中狭小到让肉棒生疼的肉

感,在将肉棒整根插入马怜儿的菊穴几秒钟后,杨泉便开始了抽插。

「呜呜呜……主人怜奴……真的好疼……呜呜呜……主人……怜奴是……不

是很没……用啊……」

「呜呜呜……主人……主人……怜奴的……屁股好……奇怪……」快感渐显

「唔唔……主人……怜奴的……屁股不是……那么疼了……主人你可……以用力

了。」

「主人……怜奴的……屁股好……舒服……主人……好棒……主人用力……」

「主人……怜奴下贱……欠操的骚菊花……伺候的……主人舒……不舒服…

…主人你起的……名字好……长啊……不过好好……听……以后怜奴……的

菊穴……就叫下贱欠操……的骚屁眼……「

「主人的……精液射……进来了……好烫……」

就在杨泉在享受着马怜儿被开发的菊穴带来的舒爽时,在南京教坊司的地下

室中,一个身材丰腴的美貌少妇被一丝不挂的吊在半空中。

一双玉臂被装进一个皮套里,皮套的顶部则被铁链的一头勾住,而铁链的另

一头则是一个可以控制铁链升降的齿轮。

而一双修长紧实的美腿被分成M字,两个连着铁链的护膝被固定在少妇的双

腿的膝盖上。

少妇的嘴上带着一个类似氧气罩的东西,不过这个东西的另一头不是连着氧

气罐,而是连着一个小水缸,而且这个类似氧气罩的东西每隔一会儿就吸一些水,

强行注入少妇的嘴里,每一次有水被强行注入少妇的嘴里时,少妇就会挣扎一会

儿。

而在关着少妇的地下室的铁门外被挂着一块牌子,性奴崔莺儿,调教中。

长亭酒家外,杨凌刚刚被马博赶出门来,「真是的,就算怜儿不在你们这,

也不用这样赶人吧。」杨凌站在长亭酒家门外吐槽道。

「我要找那群给我假情报的混蛋算账。」一想到自己被人耍了,杨凌顿时气

不打一处来,气势汹汹的回去找人算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