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卫宫家的幸福生活】 第四章 姐妹同床与小黑的诱惑

【卫宫家的幸福生活】 第四章 姐妹同床与小黑的诱惑

在露维雅家工作的日子转瞬即逝,当然了,远坂和露维雅这两个人还是谁都

不服谁,战斗、撕逼那是家常便饭,关于我的明争暗斗那就更多了,甚至到了在

床上舔个肉棒,都非要分出胜负的程度。

虽然说这样受益人是我,但总是被争来抢去也难免有点疲惫。

然后告别的日子到了。

" 士郎,要回去了吗?" 露维雅露出寂寞的眼神。

" 嗯,损害的账单也还清了,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有点在意家里的情况。

" 我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 呜…早知道给的工资少一点就好了,这样士郎就可以一直留在我身边了。

" 露维雅不甘心的说道,然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明亮了起来,"

对了,我也搬到士郎的家去住不就好了?"

" 绝对不行!" 还没等我说话,远坂就抢先否决," 士郎的家已经满【好文】【卫宫家的幸福生活】 第四章 姐妹同床与小黑的诱惑员了,

才没有可以给你这钻头住的地方!"

诶?远坂?卫宫宅的剩下的空间不还很大吗?怎么就说满员了呢?我虽然心

里这么想,但是本能的感觉说出来很危险,还是算了。

" 满员了吗?那还不简单!远坂小姐你搬出去不就是了?我出500万,买

你的位置,怎么样?" 露维雅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发动了撒钱技能。

" 呜…这土豪,又用这一招!不过别小看我!卫宫君是我最重要的人,才不

是500万就能换走的呢!" 远坂低吟一声,但随即还是抵制住了诱惑。

听到远坂没有答应,我也有点欣慰,果然远坂虽然爱钱,但对我的感情却不

是钱能动摇的呢。

" 那么1000万,这总可以了吧?" 露维雅继续逼迫。

" 呜…这混帐也太有钱了吧…别再翻倍了…再翻倍我就真要答应了…" 远坂

纠结道。

嗯…好吧,刚才的话当我没说。

" 露维雅,你就别逼远坂了,没关系的,我们又不是真的分别,还可以在学

校见面的嘛!" 我连忙出来打圆场,以免远坂真的把我卖了。

" 士郎你这么说是…要在学校里跟我做…做那种事?不行,太丢脸了!可是

如果是士郎你想要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士郎,你喜欢学生制服还是泳装?啊,

对了,我看书里面,男孩子都喜欢跟女教师…如果你想要这种PLAY的话,我

也可以做的…" 露维雅会错了意,完全陷入了妄想之中。

这里如果否定可能会再生枝节,我只好靠傻笑蒙混过去。

" 卫宫君,笑得挺开心的嘛,要是敢擅自跟那乳牛…你明白下场的。" 远坂

眼神里满是寒意。

" 我知道了,不会做的,你放心好了。" 我连忙凑到远坂耳边,表达忠心。

……

回到家里,樱第一个发现了我,立刻出来迎接,此时饭点已过,还在吃饭只

剩下saber了,她本来也想放下碗筷过来,但又舍不得,只好先跟我打了个

招呼,然后加快了扒饭的速度。

虽然对于饭比我重要这一点稍有微词,但是不这样也就不是saber了。

" 前辈,吃饭了吗?没有的话,我可以再做一份。" 樱贴心的问道。

" 不用了,我已经在露维雅家里吃过了,这是她送给你们的礼物。" 说着我

把手中的东西递给樱,里面有化妆品、衣服等等,我虽然对女孩子的装饰一窍不

通,但光看外包装也知道价格不菲,有机会可得好好感谢一下露维雅才是。

" 哦!这是新都那家奢侈品店里的洋装…路过好多次了,但是家里的预算实

在…所以只能看看,露维雅小姐真是个好人啊,前辈有机会介绍一下她给我认识

吧!" 樱接过礼物,打开其中之一的包装,难得的露出了极兴奋的表情,心中对

于露维雅的好感大大提升。

还没见面,就把人心笼络了,土豪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既然樱这么高兴,也没什么不好。

樱小心翼翼的把洋装折叠,放了回去," 一会儿把大家叫过来,把礼物分一

分吧,不过…是我的错觉吗…不算前辈,我们一共有9人,可是礼物只有8份

…" 樱疑惑道。

一说到这里,远坂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僵硬了。

没错,礼物唯独没有远坂的那一份,原因嘛,想来也不用我说明,我也劝过

露维雅,但按她的原话说," 与其给她礼物,还不如留给路边的野狗呢。"

而我的那一份自然是临别的时候就给了,这种贯穿始终的区别对待,真是让

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呜…没事的,我之前已经收到过了。" 远坂强装笑容。

" 这样啊。"

" 这该死的土豪,早晚有一天要她好看!" 远坂低声道。

哈,这两个人要斗到什么时候啊,我心里叹气。

" 远坂,礼物我给你买吧,虽然没法像露维雅一样买太贵的。" 为了安抚远

坂,我凑到她身边说道。

本来以为远坂接下来的话会是" 卫宫君你有这份心就足够了" ,然而……

" 吼,卫宫君很识相嘛,那么香奈儿的化妆品一套,拜托了。" 远坂笑道。

" 那种东西我根本买不起的好吧!"

" 切,真没用,那就先记到账上好了,卫宫君,你又欠了我一件事哦!" 远

坂露出小恶魔的表情。

失算了,远坂是故意的,说些我做不到的事,好借机让我留下把柄,我这真

是自掘坟墓啊。

之前那三年的宝石费用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唉,我真是被她吃的死死

的。

" 诶?前辈,欠下的事是指…" 樱问道。

我苦思该如何回答的时候,saber适时的插话拯救了我。

" 樱,饭菜很棒,多谢款待。"

不愧是saber,我们说话的这一点时间,saber又扒完了一海碗的

米饭和几盘菜,然后才终于满足,向樱表达着感谢。

" 啊,没什么,你喜欢就好。" 樱收拾碗筷去了。

" saber,不用吃的那么快的,你看你脸上还有饭粒呢。" 说着我取下

saber脸上的饭粒,放入嘴中。

Saber的脸瞬间就红透了,然后似乎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主动

凑上来吻了我一下," 士郎,欢迎回来!" 说完就逃也似的跑掉了。

saber真的好可爱啊…真当我沉浸于这一吻之中时,突然感到一股强大

的怨念,樱放下碗筷,一副黑化的样子朝我走来。

这下糟了!为今之计,只有…我急中生智,干脆一把把樱也抱过来,狠狠吻

住了她的唇。

樱本来还在妒火之中,但被我这么一搅乱,火气瞬间无影无踪,身体软在了

我怀里," 前辈,真是太狡猾了。"

樱这边解决了,然而……远坂站在一旁,仍以冷冷的眼神看着我。

我一时尴尬无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竟脱口一句," 远坂,你也要吗?"

远坂的眼神更加寒冷刺骨,她就这样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突然叹了口气,"

哈,卫宫君,你果然是很没用啊,我本来很想生气的,可是一看你那副胆战心惊

的样子,什么气都没了,明明是在花心,却一点也不让人担心,这样的男人,恐

怕也只有卫宫君了。"

" 这算是在夸奖我吗?" 我犹豫的问道。

" 是是,不仅要夸奖,还要给予实际的奖励哦。" 远坂露出狡黠的笑容,"

呐,卫宫君,你一直想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对吧?"

" 嗯。" 我轻轻点头,表示肯定。

" 姐姐,真的要告诉前辈吗?" 樱犹疑道。

" 反正早晚也是要让卫宫君知道的,而且,樱,我太了解你了,一直让你这

样无名无份下去的话,搞不好你就要对我这个姐姐动手了,所以…只好便宜卫宫

君了。" 远坂继续道。

" 不会的,姐姐,如果前辈真的喜欢你的话,我会…" 樱连忙想要解释。

" 别说那种假话了,那种东西只有在我意乱情迷的时候才有效哦!你不会放

弃卫宫君的,因为我也不会放弃,所以我都明白的,只要你不想着独占,不把卫

宫君从我身边夺走,我就可以接纳你,因为我们是姐妹嘛。" 远坂动情道。

" 姐姐…" 樱才知道原来远坂早已看透她的谎言,一时有些羞愧,但是坦诚

相待的两姐妹,关系进一步拉近,又让樱感觉很高兴。

" 那么那天的事就让我们用身体告诉你吧,不过这次得温柔一点哦,你上次

可把我和樱折腾惨了,虽然并不完全是卫宫君你的错,但是你也一样要好好反省。

" 说着远坂拉住我的一只手,朝着房间走去,樱犹豫了一下,有样学样,也

拉住了我的另一只手。

……

进入房间,远坂终于告诉了我,我一直很在意的那天的事情,我一时都难以

相信,我竟然被樱下药暴走,肆意的蹂躏了远坂和樱,而且还意外的促成了她们

的和好。

(其实还跟rider做过,樱不说我也不知道)

但是远坂没有理由骗我,樱的表情也证明了事情是真的。樱竟然喜欢我到这

个地步,甚至不惜用上这种手段,我完全不知道,总觉得有点毛骨悚然,可是结

果又终归是好的,毕竟我什么没做就莫名其妙的完成了姐妹双收,这里还是该高

兴吧。

" 卫宫君,刚才都吻了樱了,不许厚此薄彼哦。" 远坂凑了过来。

我收起复杂的心情,吻上了远坂的芳唇,两个人舌头很自然的交缠起来,毕

竟情侣做了那么长时间,这种热吻早已是家常便饭了。

" 前辈的肉棒…还是这么大…" 一旁的樱看到我的嘴唇已经被远坂占据,干

脆脱下我的裤子,看到我的肉棒,似乎想起了那天被我强暴式受精的场景,顿时

面红耳赤,下体也开始流出爱液。

想起我那天教给她的,樱主动用一对巨乳包裹住了我的肉棒,然后用口舌含

舔刺激龟头。

远坂发现了这一点,也忍着害羞,主动翻起上衣,推高乳罩,让我的双手能

自由的抚摸捏玩她的娇乳。

上下半身同时享受这对姐妹的服侍,我简直如同漫游仙境,那种极乐,实在

无法用语言表达。

当然最享受的还是下半身,这是我第一次意识清楚的接受女孩子的乳交,乳

沟间温暖滑嫩,充满弹性,每次挤压都给肉棒带来了极大的快感,何况还有樱的

口交,相比远坂,她的承受力要强得多,肉棒缓缓进入,很快的就超过了远坂能

吞入的极限位置,而樱只是稍微有点难受而已,最终樱将我的整根肉棒都含了进

去,完成了远坂一直未能完成的深喉。

真正深入喉咙,我才明白男人为什么喜欢这调调,喉咙里的包夹,软肉的摩

擦,简直就如同处女的阴道一样,不,可能还在那之上,加上舌头的刺激,快感

有多么强烈,可想而知。

但是这对女方却是相当痛苦的,那种窒息和呕吐感,我光是看着樱的表情都

能明白,我示意樱我已经感受到了她的心意,可以退出来了。

可是樱却拒绝了,她坚持适应着,尽管十分难受,口水都流下了一滩,还不

忘用舌头舔吸我的棒身,实在是太舒服了,让我难得的这么早就有了射精的冲动。

也因此我的感觉更多的集中在了下半身,手上的动作变慢了,远坂也感觉到

了这一点," 真是的,明明都说好了不能厚此薄彼的。" 她抱怨道。

以往和saber也好,和露维雅也好,主导的都是远坂,可是现在和樱一

起做,樱的表现却明显比自己更好,无论是自己做不到的深喉,还是乳量上的差

距,都明显是自己输了,远坂第一次从自己的妹妹身上感觉到了危机感,甚至有

些后悔同意樱的加入。

不对,这样简直像是已经变成了败犬的思考,我还没输呢!远坂的好胜心被

激发了起来,她来到我的身后,低下身子,用手按摩我的卵袋,并用舌头含吸我

的蛋蛋,然而这还没结束,犹豫了一下之后,远坂的舌头又舔上我的屁眼!我大

吃一惊,对于作为优等生、大小姐,有着强烈自尊的远坂,这么脏的事她一向是

绝不肯干的,别说她自己不肯干,就连有一次我尝试新的花样,舔了她的屁眼,

都被她下意识的一脚踢飞,还被指责了好半天。

可是现在她不但在舔我身上最肮脏的地方,还舔的十分认真,想让我舒服的

心情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 谢谢你,远坂。" 我发自内心的说道,手向后抚摸她的头。

听到我的话,远坂似乎找回了自信,更加卖力的服侍我,前面有樱深喉加乳

交,后面有远坂舔肛加按摩蛋蛋,这种快乐,是男人就忍受不了,我顾不得樱的

感受了,搂住她的头,肉棒狠狠的抽送了十几下,然后精关大开,把精液全部射

进了樱的口中。

" 咳咳!哈…哈…" 樱终于也到了忍耐的极限,我的肉棒一拔出,她就剧烈

的咳嗽了起来,喘着粗气,大量的精液都从嘴角溢出了。

" 你们两个太棒了,能得到你们真是我一生的荣幸!" 我毫不吝惜的赞美道。

" 哼,我倒是,能没遇到你就好了!就会花言巧语,还害得人家做那么脏的

事情…" 远坂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幸福的表情却出卖了她。

" 只要…前辈能舒服…我就满足了…" 樱一边吞咽着我的精液,一边说道。

" 那个…也分我一点吧…" 傲娇的远坂,看到樱口中满满的我的精液,有点

羡慕,羞怯的低声道。

" 啊啦,姐姐不是说没遇到前辈就好了吗?那么前辈的精液就归我一个人了!

" 樱露出揶揄的表情调戏道。

" 呜…"【好文】【卫宫家的幸福生活】 第四章 姐妹同床与小黑的诱惑; 远坂话已出口,有苦难言。

" 好啦,开玩笑的,姐姐既然都愿意跟我分享了,我怎么会不愿意跟姐姐分

享呢?" 樱笑道,搂过远坂,吻住了她的唇,把我的精液送入远坂口内一部分。

两姐妹就这样在我的面前淫靡的交换精液,这让我的肉棒马上又硬挺了起来。

" 那么接下来谁先…"

" 我!"

我还没把来字说出口,两个人就异口同声的抢着回答,然后瞪视对方,就好

像刚才的姐妹情深完全是假的一样。

" 那就一起来吧。" 我无奈道。

我让两姐妹面对面的趴在一起,小穴紧挨,这样方便我换人抽插。

但是就这么插入太简单了,我又想到了个好主意。

" 远坂,樱,你们两个先互相爱抚给我看吧,谁能让对方更舒服,我就先插

谁。"

" 呜…卫宫君,你不要得寸进尺…呀!" 远坂的话还没说完,樱就先按照我

的吩咐,玩弄起她的胸部和蜜穴。

远坂咬了咬嘴唇,没有办法,最后也只得在接受樱的爱抚的同时,挑逗樱身

上的敏感部位。

虽然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女百合的场景了,但每次还都是一样让人兴

奋,这种场景就像在证明这两个美少女都是我的,极大的满足了男人的占有欲。

两姐妹的百合,开始因为樱先采取行动而占据上风,但很快的,更为熟练的

凛,就夺取了优势,看到眼前的情况,我也无法继续忍耐了,抓住远坂的屁股,

就是一阵猛干。

" 呀啊!不行!现在很敏感的!被那么用力的干的话,很快就会高潮的!"

远坂求饶道,在樱的爱抚下,本已经爱液四溢的她,在我的猛烈攻势下溃不成军,

淫乱的呻吟着。

" 前辈…我也想要…求前辈赏给我这个…骚货…你的大肉棒吧…" 在凛身下

的樱,无法扭动屁股,只能用言语表达对我的肉棒的渴望。

为了不厚此薄彼,我随即把肉棒转入樱的蜜穴,同样毫不客气的动腰抽插。

" 卫宫君…说好了我先的…要算数哦!" 眼见得就要达到高潮的远坂,我却

在此时把肉棒拔了出来,空虚的难受感,让远坂不满道。

我又把肉棒从樱体内拔出来,插入远坂的蜜穴中。

就这样,我来回感受着两个美少女各有千秋的小穴,欣赏着她们淫荡的姿态,

不时再捏一下远坂的乳头,玩弄一下樱的巨乳,作为男人的虚荣和快乐都得到了

满足,真的不想停下来,想永远继续下去,这样想着,我不知疲倦的一次次的把

凛和樱送上高潮。

"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要死掉了!呀啊啊啊啊!" 这是凛的第四次高潮了,

耐力较差的她最先晕了过去,然后我就专心的对付樱一个人。

我想把失神的远坂抱到一边,可是樱却制止了我的动作。

" 前辈…我想在姐姐身下被前辈受精…来吧,射进来!我是前辈的女人,为

了前辈怀多少孩子都没关系,哪怕变成前辈专属的母猪都可以!" 樱激烈的表达

着爱意。

我也已经到达极限了,就好像真的要让樱受孕一般,打桩机似的抽插,每次

都尽根没入,最终在樱的子宫里,尽情释放出精液。

爽完了自然还是要我来打扫战场,但毕竟能和一对美少女姐妹双飞,是多少

男人这辈子都完成不了的梦想,这要是再抱怨就有点矫情了,我也老实的替远坂

和樱清理好身体,穿好衣服(作为男人,趁机摸两把应该不算大错吧)泡好茶,

准备好点心。

" 前辈真贴心呢。" 我刚准备好点心,樱就搂住了我的手臂,巨乳紧贴让我

又有点心猿意马。、

果然尽管与我做过的次数远没有远坂多,但是樱的恢复力却还是比远坂强不

少呢。

一想到这恢复力的来由,我不禁更加怜惜樱,搂住她对着额头轻轻一吻。

" 前辈…" 樱温顺的趴入我的怀中,表情柔软的好像要溶化似的。

我就这样抱着樱,直到她满足的起身。

" 哼,终于抱够了啊。" 原来在此期间,远坂也早就醒了,但是却并没有打

搅我们之间的气氛,而是等到樱起身才开口说话。

要吃醋的话,又何须等这么久?远坂还是那么傲娇,但我却感受到了她对我

和樱无言的体贴。

" 你也要吗?" 我笑道。

" 哼!我才不需要花心男廉价的拥抱呢!" 远坂转过脸去,好像不想让我看

到表情似的。

" 姐姐,你再这么傲娇的话,我就真要独占前辈了哦!" 说着,樱一把把远

坂推到了我怀里。

" 等…樱,你做什么…" 远坂因为妹妹突然的行为吃了一惊,但是最后只是

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乖乖的趴在我胸前," 呜…笑什么笑!反正我们姐妹都

是你的女人了,看见我们和平相处,你这色狼一定很开心吧?" 看见我脸上的笑

意,远坂撒娇似的抱怨道。

" 这个…作为男人确实没法否认…" 我苦笑," 不过,希望你们和平相处,

也是因为你们对我都很重要啊,说实话,我虽然迟钝,但也能察觉到的,你们姐

妹之间的隔阂,但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没有介入,如今知道了我才是这隔

阂的真正原因,就更不希望你们为了我关系恶化,我希望你们都获得幸福,这份

感情是绝没有虚假的。" 我表达着心意。

" 哼,说的那么好听,其实就是想开后宫吧!" 远坂轻轻的掐了我一下,娇

嗔道,然后语气一转," 不过这次就原谅你了!谁让卫宫君这么没用,没有我不

行呢!" 远坂笑道。

" 是啊,前辈没有姐姐不行呢。" 樱难得老实承认了,不过又低声的加了一

句," 没有我也不行啊。"

就这样,我和远坂姐妹边喝茶边度过了一段悠闲的时光。

……

从远坂的房间出来,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时间尚早,百无聊赖的我开始了

魔术锻炼,这是我每天必修的功课(除了因为樱的魔法药暴走的那天以外)正当

我尝试强化一柄短剑的时候,小黑蹦蹦跳跳的闯了进来。

" 哥哥,哥哥!快来看我的投影,很成功吧?"

哈,又来了,进我的房间从来不敲门,小黑总是这样,所以有时候不巧碰到

我换衣服,真是十分尴尬,当然你别误会,尴尬的是我,不是她,没错,小黑她

就算看到我的裸体,也完全不会害羞,反而能以一副余裕的样子调戏我,明明年

纪还小,却比大人都成熟,所以我很不擅长应付她。

在我面前,毫无防备,大咧咧的坐下的小黑,拿着刚刚投影出的杯子给我看,

眼神中好像期待着我夸奖她。

是的,小黑也会投影,当然是我教的,我最初发现她这一天赋的时候也是很

吃惊的,因为我的投影与一般魔术师所谓的投影是完全不同的两样东西,所以除

了某个未来的我以外,我还没见过能使用我的投影魔术的人。

所以能掌握投影的小黑,就像是我的传承人一样,而且还是唯一的,所以我

非常认真的教她,现在的她大部分物品已经都能投影了,我正考虑再过段时间就

教她如何投影宝具。

" 嗯,这不是做得很好吗,以后也要多多锻炼。" 我拿着杯子看了看,果然

普通物品的投影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我应小黑的期待,摸了摸她的头,夸奖道。

" 诶嘿嘿…哥哥,我还投影了别的,你要看吗?" 小黑满足的笑道,把手伸

向裙底。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有种不妙的预感,连忙想制止她,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

小黑就已经把东西拿了出来,一个棒状物,沾满爱液,在阳光下亮晶晶的,没错,

正是按摩棒。

我叹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小黑经常在回复我给的任务的同时,投影些奇

怪的东西,目的嘛,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 哥哥,这是我按照哥哥的尺寸投影的哦…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呆在人家的小

穴里…" 说着小黑掀开了裙子,里面是真空的,光洁无毛的美穴就这样展现在我

眼前。

" 笨蛋…干什么,快遮上!" 我慌张道。

" 呼呼,哥哥还是这么可爱啊,说着遮上,眼睛却还在盯着看呢,呐,漂亮

吗?哥哥的话,可以直接摸哦?因为本来就是属于哥哥的…这里面的处女膜,每

次自慰的时候我都会小心翼翼的保存,想看看吗?" 说着小黑双手慢慢掰开自己

幼嫩的小穴," 虽然不会交给玩具,但是哥哥就另当别论了,怎么粗暴的干破我

的处女,甚至在我的哭喊求饶声中满满的受精,都没关系的…"

现在你明白了吧,我形容小黑的时候用" 诱惑" 这两个字的原因。

说实话,我也是男人,是男人就不可能忍耐这种诱惑,我也时常想像小黑说

的一样,把她压倒在床上,尽情痛奸她的处女小穴。

但是我终归还有理智,对这么小的孩子出手,别说正义的伙伴,就算做人都

已经失格了吧。

我下意识的咽了口水,猛拍了一下脸,清醒了过来," 小黑,把裙子遮上,

回去穿好内裤。" 我严肃道。

" 切,又失败了吗?" 小黑极不情愿抚平裙子,站起身来," 我还会再找哥

哥玩的!" 小黑留下这句话,又蹦蹦跳跳的走了。

" 哈…哈…" 我激烈的喘着粗气,好像跑了几十里路一样,唉,再这样下去,

我可不敢保证下次还能忍耐的住。

看来得摆出哥哥的架子,认真的警告一次了。

晚上,我熟睡着,梦中远坂姐妹正在给我做双人口交。

本应沉浸在梦中的我,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从我的下体,真的传来了

被口交的感觉。

有这么真实的梦吗?我疑惑道。

随着下身的快感变得更加激烈,我逐渐清醒了过来,不对!这是有人真的在

给我口交!

到底是谁?我努力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环境之后,在我眼前的,没错,

正是之前诱惑失败的小黑。

她正在津津有味的吸吮我的肉棒,舌头巧妙的舔弄我的龟头敏感处,这技术

丝毫不差于已经有丰富经验的远坂,让人完全不敢相信只是初次口交。

不过这不是重点," 小黑,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快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我

要求道。

" 才不要!哥哥你似乎还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呢,你是我的,明白吗?" 小

黑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的手脚都动不了。

" 小黑,你做了什么?" 我急忙问道。

" 也没什么,只是投影了绳索,捆住了你的手脚而已,这还是哥哥你教我的

哦!" 小黑露出狡猾的笑容。

自作自受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好…我想认真地考虑,可是肉棒上传来的越来

越强烈的快感让我根本无法思考。

总之现在这种情况,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还是先劝说一下吧。

" 真的不可以的,小黑,你听我说,你的年龄还太小…" 我话还没说完,就

被小黑打断了。

" 哼,又是那套说辞,我听够了,哥哥的变态肉棒还这么硬的话,根本一点

说服力都没有哦!真是的,明明很想尽情侵犯我的处女小穴,就别摆样子了,知

不知道人家每晚想着哥哥有多辛苦啊?" 小黑吐出口中的肉棒,抱怨道。

" 小黑,我们是兄妹,这种事应该等你长大之后,跟心爱的人做。" 我继续

劝说道。

" 兄妹?那又怎么了?反正又没有血缘关系。" 小黑无所谓的说道," 至于

喜欢的人,哥哥你还不清楚吗?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啊!哥哥你强大、温柔、善良、

乐于助人、家务万能,正是我心中的理想男性,总之我已经不能忍耐了,也绝不

会放手的,哥哥你就死心吧!"

不行了,小黑根本不打算听我的话,她有这么喜欢我吗?我一直都不知道,

我还以为她诱惑我,只是年龄小,喜欢恶作剧而已。

" 那么我为哥哥服务的也差不多了,也请哥哥为我服务一下吧。" 说着小黑

退去内裤,张开双腿,坐在了我的头上。

" 啊,我的小穴感觉到了哥哥的呼吸…明明什么都还没做呢,就好舒服…"

小黑娇喘道。

小黑可爱的小穴就在我的嘴边,男性的本能让我无法再忍耐,反正也劝不了,

就干脆顺其自然吧,我心里给自己找定了借口,舌头舔弄起小黑的秘处。

" 嗯,对,就是这样,哥哥的舌头好厉害…再向里面伸一点,对,真听话,

让我高潮的话,就给哥哥奖励哦!我的处女身体可以随便哥哥玩弄…" 小黑娇喘

的声音越发色气,这样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我也一样。

我尽量将舌头探入小黑的蜜穴里,寻找到她的阴蒂,卷吸着。

" 呀!太激烈了!还有那里…不可以舔的!这样…会死掉…要去了!" 在我

猛烈的攻势下,小黑终于没有了余裕,跟一般的纯情少女一样,达到了高潮,爱

液喷了我一脸。

" 哈…哈…不愧是哥哥呢,这么快就让人家高潮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奖励了

哦!" 小黑度过高潮的余韵后,站起身,来到我的下体处,抓住我的肉棒。

" 啊,哥哥的肉棒这么大…一定会把人家的小穴玩坏的…变成哥哥专属的精

液厕所…" 小黑用迷恋的眼神看着我的肉棒。

精液厕所这种话你是从那学的啊?虽然我很想这么吐槽,但是我已经没有了

这个余裕,因为小黑已经做好了觉悟,一手抓住我的肉棒,另一只手的手指分开

自己的小穴,尝试将我的肉棒吞入。

好紧!有点痛…这是我的第一感觉,到底是处女萝莉,阴道的紧密不次于初

次时的saber。

我都感觉到痛,何况小黑呢,她皱着眉头,咬牙坚持不叫出声来," 虽然在

书上看到过,第一次会很痛,但没想到会这么痛…"

看着小黑强行忍耐的样子,我心生怜意,想安抚她,但是手脚都被绑住,没

有办法。

" 小黑,把我解开吧。" 我只得要求道。

" 不行,解开的话…哥哥会离开我的…" 小黑含着泪摇头道。

这样子让我更加怜惜," 不会的,哥哥怎么会离开痛苦着的小黑身边呢?"

" 真的吗?"

" 真的。" 我肯定道。

小黑犹豫了一下,艰难的站起来,给我解开绳子。

" 对不起,哥哥,我真的很努力了…但是好痛哦…真的好痛哦!" 小黑明明

自己还在疼痛中,却为了不能吞入我的肉棒而道歉。

" 笨蛋!不许道歉。" 我温柔的抚摸小黑的头," 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了,那

么我最后再问你一次,真的要做我的女人吗?"

" 嗯!我要做哥哥的女人!" 小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 那接下来我就不会停下了,你的处女是我的了。" 听到小黑的回答,我也

不再犹豫。

" 不止处女,我的全部都是哥哥的,来吧。" 小黑微笑着张开怀抱。

小黑的蜜穴还太紧,需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初次的体验,一定要给她

留下圆满的回忆。

本着这个想法,我以前戏为先,吻住小黑柔软的唇瓣,玩弄她娇嫩的乳头,

然后用肉棒在她的蜜穴口摩擦着。

本来已经因为被我口交到高潮而动情的小黑,在我三点同时的进攻下,更加

意乱情迷,下意识的用幼嫩的美腿勾住我的腰,好像在催促我进入一样。

这样就差不多了,我趁机将肉棒猛的向小黑已经湿透的蜜穴里一送,小黑身

体一颤,但并没有呼痛,我知道她已经逐渐适应了,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慢慢

的将肉棒继续插入。

这期间,小黑只是微微露出一点疼痛的表情,但并没有强烈的拒绝,双腿反

而勾的更加用力,似乎在要求我插入更深。

很快我的肉棒顶到了小黑的处女膜上,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原则,我堵住小

黑的嘴,含住她的香舌,然后肉棒猛的向前推进,夺去了小黑的处女。

小黑呜咽了一声,为了转移疼痛,激烈的吸吮我的舌头,我也不客气的回应

着。

这样停留了一会儿,看到小黑的眉头舒展开了,我就缓缓的开始抽送。

真是紧的让人受不了啊,干萝莉的小穴实在是太爽了,怪不得有那么多萝莉

控的绅士,我算是理解了。

现在我都想加入他们之中,高喊一声" 萝莉赛高" 了。

罪恶感嘛,当然还是有的,不过某种意义上也转化成了更强烈的快感,让人

欲罢不能。

" 我终于成为哥哥的女人了…" 小黑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

看着小黑这样的表情,我更加希望她能从性爱中获得快乐,于是摇晃腰部,

尽力让肉棒摩擦到小黑阴道的每个部位,直到顶到了她的子宫口,小黑稍稍的到

达了一次高潮,阴精浇在了我的肉棒上。

我知道这里就是小黑的敏感带了,我用肉棒压住小黑的子宫口,不停的旋转

摩擦,小黑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刺激,放开我的舌头,发出诱人的呻吟。

因为怕被听到,我立即追击,再次吸吮住小黑的香舌,将她的声音堵住。

没法再发出声音,能表达小黑有多舒服的就只有她那汗流浃背的身体,和盈

满爱液的蜜穴了。

就这样我又深插了几十下,敏感的小黑再次到达了高潮。

但是我还不想停下,实在不想从这么棒的萝莉小穴里拔出来,反正小黑也同

意了,至少射出一发吧,我心里充满了犯罪者的想法,不断的挺动着我的腰。

而小黑则意识越来越迷离,眼见得就要撑不住了。

又让小黑高潮了一次之后,她已经连呼吸都变得微弱了,我这时才清醒了过

来,连忙拔出了肉棒。

虽然还没有满足,但毕竟小黑要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后悔都来不及。

于是我只好看着小黑的裸体,凑活着用手把精液打了出来。

射精之后,我试探用手指凑向小黑的鼻子,还好,呼吸已经平稳下来了,我

帮她擦干净了身子,盖好被子,然后,因为害怕靠近小黑会再忍不住欲望,找了

个角落,随便躺下睡了。

但是睡着的我并不知道,在我和小黑做爱的同时,有个少女也如同身临其境

一般,经历了同样的疼痛和快乐。

是的,就是伊莉雅,她和小黑之间有共感,痛楚也好,快感也好,都会不由

自主的彼此分享,这一点我也是后来的才知道的。

身为合法萝莉的伊莉雅,承受力要比小黑稍好一些,但也没强到那去,被破

处的疼痛和一再袭来的高潮让她疲惫的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只能勉强的保持住意

识。

" 小黑…明明都警告过你了,竟然还敢偷跑…哥哥也是太没节操了…两个人

都必须惩罚一下才行啊…" 伊莉雅露出腹黑的笑容。

" 士郎,你是我的东西,我会让你明白这一点的。"

……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我感觉到下体一凉,立刻清醒了过来。

" 别闹了,小黑,快回自己的屋去!迟了会被发现的!" 我连忙喝止正在扒

我的裤子的小黑。

" 切,醒了吗?本来还打算给哥哥做一次早安口交,书上写男人最喜欢这个

了。" 睡了一晚,小黑又生龙活虎了,完全看不出昨晚刚被破处。

" 那种书就不要看了,不适合你的年纪!" 我教育道,不过我自己都知道很

没说服力,毕竟小黑看的那种书,我床底下也有一堆呢。

" 是是,哥哥既然不让我看,我就不看,反正以后我也可以和哥哥天天做爱,

没有必要看那种东西了。" 小黑笑道。

那不是比看黄书更过分吗!

" 什么天天,这次是意外,你绑我的事情我也不怪你,但是以后不能再做了。

" 我严肃道。

" 哥哥是要始乱终弃吗?夺走了我的处女,吃干抹净之后,就想把人家当玩

物一样扔掉,好过分…被这样对待的话,我就只能一死了之了!" 小黑楚楚可怜

的哭了起来。

" 呜…总之就是不行!" 要不是看到小黑上扬的嘴角,我都差点被她精湛的

演技骗了," 已经错了一次,不能再错了。"

" 是吗…既然哥哥已经下定决心了,那也没办法…" 小黑停止了哭泣,突然

答应了。

" 你明白就好,我们真的不能再…" 虽然不知道小黑怎么想通的,我还是很

高兴,然而我的话都没说完就被小黑打断。

" 我就只好把哥哥强暴了我的事情,告诉宅邸里的大家和哥哥学校里的同学

了,那样的话,身败名裂的哥哥就属于我一个人了!" 小黑露出恶魔的笑意,继

续说道。

我果然还太天真了。

最终没办法,为了不由正义的伙伴,变成所有人唾弃的萝莉控变态,我只能

答应了小黑的要求,以后每周至少要做一次(这还是我讨价还价的结果)。

虽然经常能跟小黑这样色气诱人的萝莉做爱不是什么坏事,相反是每个男人

梦寐以求的,但总觉得答应了,我就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当然,是关于做人

的。

哈…算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烦恼也改变不了什么,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样想着,我照常来到厨房准备做饭。

而令人意外的是其他人都还没来呢,伊莉雅却已经早早的坐在了桌前,而且

坐姿有点别扭,是我的错觉吗?

正当我想开口打个招呼的时候,伊莉雅先开口了。

" 士郎,今天,要不要去我的城堡?"

我正想问去干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一阵晃神。

" 呼呼,我就知道哥哥会答应的。" 伊莉雅露出别有意味的笑容。

诶?我?答应了吗?可是我完全没有记忆…罢了,难得伊莉雅这么开心,别

扫了她的兴致,何况我也确实很久没有去过艾因兹贝伦城堡,就去看看吧,顺便

泡个温泉,也可以解解乏。

于是,我也没有再多做质疑,和伊莉雅闲聊了两句,就回到厨房,继续做饭

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