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美女的悲惨遭遇

大唐美女的悲惨遭遇

幽暗的树林,荒凉的古道。这是一条荒废已久的乡间驿道。自从战乱开始,来往的路人就越来越少,慢慢的,这条通向长安的道路终于在大多数人的记忆中消失了。而今天,终于有人踏上了这荒凉已久道路。

只不过……「救命啊!!!」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男孩子在这条古道上狂奔着,在他的后面,两知野狼正不紧不慢的追逐着。小男孩看起来已经筋疲力尽,却仍就为了生存而努力的狂奔着。终于他再也坚持不住了,在被地上石头绊了一下,摔到在地的他终于失去了知觉,倒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野狼看见猎物已经没有动静大概也失去玩下去的心情,张开大嘴向着躺在哪里的猎物扑了过去。「嗷呜……」在两声凄厉的狼叫之后,躺在地上的男孩依旧无恙,两只野狼却带着一身的伤口,转身逃命去了。

「恩……这是哪里,我还没死吗??」昏倒的男孩慢慢醒了过来,「没有,你还活的好好的。放心吧,狼已经被我赶走了。」

「哇……」听到有人说话,男孩也不顾对方是谁,猛然扑过去紧紧的抱住来人放声大哭。「好了,不哭了,乖啊,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听到来问话,男孩勉强止住哭声,抬头看向来人「我……我……叫……!!!」出现在男孩眼前的是一个宛如天仙般的女子,只见她娥眉轻扫,面如桃花,水灵灵的大眼睛下,琼鼻樱唇,好一副貌比天仙的容貌。

「你叫什么啊,家在哪里?」对面的女子对男孩这样的表情似乎已经司空见惯。「我叫小虎子,我家在前面的村子。姐姐狼真的让你赶跑了吗?」小虎子说完还向四周张望,仿佛怕野狼又从身边的树林里跳出来似的。「你放心。小虎子,狼真的让姐姐赶走了。现在姐姐送你回家好吗?」「恩,谢谢姐姐,我家就在……」

在虎子家中「多谢姑娘啊,要不是你我家虎子就回不来了。敢问姑娘芳名,奴家一定为姑娘立长生牌子,求姑娘长命百岁啊。」

「不敢,不敢,我姓师,大姐叫我妃暄就好了。「师姑娘,快请坐,我叫红姑,虎子快去给你的救命恩人倒茶啊。」

「不用了,红姑,我还要赶路呢。」

「说什么呢,师姑娘你可是我们家虎子的救命恩人啊,来到我们家里连口水都不喝就走了,我还是个人吗我,虽然我们家很穷,也没什么招待你的。但是……」

「那,好吧,我就在打扰一会好了。」经不住红姑盛情的挽留,加上确实有些疲惫,师妃暄便决定在虎子家里多休息会。这时小虎子端着两杯茶,从屋外走了进来,「师姐姐,喝茶。」

旁边的红姑说道「师姑娘,这是奴家在山里采的山茶,用山泉水泡的,气味芬芳,你喝喝看。」师妃暄接过一杯,就唇喝了一口,只觉满口清香,沁人心脾,不由称赞道「果然是好茶!大姐这茶……」话没说玩,师妃暄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你……」师妃暄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晕,看来那杯茶水中一定被人放进了迷药,她已经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危险之中……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迟钝的头脑已经无法思考了,只想马上逃离这里。但是,在她身边的红姑猛然抓住师妃暄的双手,并用力反扭上提,使得师妃暄手臂吃疼被迫反转身子,再借力把她推倒在桌子上。师妃暄试图反抗,但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变得如此软弱,完全使不出一点力气!

「啊……」,此刻的她连视线都变得有些模糊起来。红姑伸出左手轻佻地在师妃暄嫩薄的脸上抚摸,师妃暄又羞又怒道:「拿开你的脏手。」红姑笑道:「师妹妹的粉嫩脸蛋真是吹弹得破,难得一摸啊。」说话的同时,红姑的右手迅速地撩起师妃暄的长裙,插进师妃暄修长的两腿之间。

"啊……"突然的袭击,让师妃暄发出短促的惊呼,师妃暄被红姑用身体压在桌子上,背后的红姑已经完全密合地贴压住师妃暄曲线优美的背臀,裙内的手已经覆上了师妃暄圆润滑嫩的臀峰。一时间,师妃暄的头脑好像停止了转动,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红姑那只好像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

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几秒钟的空白後,师妃暄终於反应过来。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此刻竟被一个女人的手探入了裙内禁地,师妃暄又急又羞,白嫩的脸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绯红。

端庄的长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红姑的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搁着裘裤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师妃暄的背脊产生出一股极度嫌恶的感觉。可是要驱逐那已潜入裙下的色手,除非自己恢复气力……师妃暄无比羞愤,可中了迷药的身体一时又无力可施。占据着美臀的灼热五指,隔着裘裤抚弄,更似要探求师妃暄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够,够了……停手啊……"师妃暄全身僵直,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就在这时,背后的红姑突然稍微离开了师妃暄的身体,紧扣着师妃暄手的左手也放开了她。"莫非……"师妃暄从被紧迫中稍稍松了一口气,难道突然间有了什么转机?

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随着下体突然一凉,师妃暄马上明白自己想错了,裘裤已经被红姑用力撕开,离开自己的下体而去。红姑将白色的裘裤拿在手里,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很干燥,也很香啊。」接着红姑揪着师妃暄的头发把她的头抬起来,然后把刚刚从她下身剥下来的内裤塞进了师妃暄的嘴里!「呜……呜,呜呜!」嘴巴被自己的内裤塞住的师妃暄发出羞辱的呜咽,但她此刻已经完全陷入了无法反抗的悲惨境地。

红姑将师妃暄整个人翻过来,然后双手搭到了师妃暄的胸前,「师妹妹美艳绝伦,让红姑把你脱的光溜溜好好欣赏一下。」师妃暄似乎意识到马上会发生什么,脸上是极度愤怒的神色,衣服的钮扣被一粒粒的解开,师妃暄丝毫不能反抗,连呼救都做不到,只能听任红姑轻易地将她身上地衣服拉开,然后是肚兜,健美而挺拔的乳房顿时跃然而出。

师妃暄羞愧欲死,她听到了红姑的惊呼,处女的胸部就这样裸露在空气中,裸露在红姑的目光下。只见师妃暄的双乳傲然坚挺,在日光的照射下更为耀眼夺目。看的连身为女子的红姑也怦然心动,忍不住伸出右手,轻轻按在师妃暄高挺的左乳上,五指并拢稍微用力,入手感觉乳房弹性十足,肌肤滑腻若丝,手感极佳。

红姑感觉到师妃暄娇躯微微颤抖,并发出轻微的嘤咛声,呼吸也有些加促。陈虹就更加来了兴趣了,双手齐上,已是紧紧地抓在师妃暄坚挺的双峰上,大肆蹂躏!师妃暄娇躯剧震,不断呜呜呻吟,但此时的师妃暄全身无力,连手指都无法移动一下又如何可以反抗呢?只好无奈地紧闭双目接受被红姑为所欲为的残忍事实。

师妃暄忽然感觉有一只手伸入了她的长裙,然后慢慢向大腿根部移动……"够了……不要了……"心砰砰地乱跳,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师妃暄几乎是在默默地祈求着。可是红姑的进犯却毫无停止的迹象,赤裸的臀峰在潜入揉搓和捏弄下,被迫毫无保留地展示着丰满和弹力,又被用力地挤压向中间。师妃暄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肉体正遭受着红姑的淫邪进犯。

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红姑手指的冲击,红姑的手正无耻地一寸寸挤入师妃暄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师妃暄感觉着红姑那细长的手指几乎是直接顶着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师妃暄的心砰砰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一点力气。手指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嫩肉,像要给师妃暄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好想要什么东西插进来……"突然想到这个念头,师妃暄自己也吃了一惊。正在被陌生的女人玩弄,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师妃暄的下腹升起。被滚烫的手指紧紧压顶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

不行!……"师妃暄立刻禁止自己的这个一掠而过的念头。努力着把腰部向前,试图把蜜唇从红姑的烫热的手上逃开,不过红姑岂能放过这个到手的尤物,只听"嗤……"轻微短促的裂帛声,师妃暄只感觉到双腿间一凉,长裙被红姑从中撕开,阴部已经完全暴露。

跟着红姑又压了过来,这下师妃暄被紧压在桌子上,再没有一点活动的馀地。更是完全看不到身下的情况,只感觉有一只手在她茂密的森林间游走,慢慢的滑向了小穴。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