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马二分之一系列 小糜沉默之夜

乱马二分之一系列 小糜沉默之夜

乱马二分之一系列——小糜沉默之夜

作者:邪影真

字数:4328

很久以前曾在各冰网中找到两篇乱马二分之一的秀色文其后找到了来源应为某国外论坛作品本篇亦为系列作之一故试翻

本篇为早乙女家次女小糜的故事

===============================================================================

小糜沉默之夜

天道糜是个年仅二十岁,开朗进取的年轻女子。只要一个简单的笑容加上大 量的勒索,便能令男人或女人如她所愿地行动。当然,这一切只因为那是她所谓 的糜之游戏。『尽可能地从他人身上榨取,一切都将水到渠成。』——她以这样 价值观生活着——直到穿刺杆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天。

小糜正在她的房间里观赏着最新拍摄的照片,上面是男女乱马及小茜的裸体 出浴图,她打算将照片卖给小太刀及九能良牙,事实上这正是小糜最赚钱的生意。

她想到。此时乱马及小茜正在道场晨练,这给了小糜再一次偷拍的机会。很 快地,她在没人察觉的情况下,悄悄地取得了更多的照片。

「这绝对会大卖的。」

小声地自语着后,小糜无声无息地撤退。

「早餐做好啰!」

长女小霞站在厨房门边对着整屋子的人们喊着,结果在她准备找位置坐下时, 所有的人早已坐到了餐桌前面。

「我可爱的小霞,你今天作了什么菜色呢?」

她听见了坐在主位的父亲。早云的询问,于是她一边位众人添饭,一边回答 说道:「便是这一锅白饭,父亲大人。」

「什么!?只有一锅白饭?没有肉?」

「肉已经吃完了,父亲大人。在昨天的晚餐上,我们已经把您最后一个弟子 作为肉女吃光了。」回答的同时,小霞也在父亲的碗中装上了满满的白饭。

「天道,我们必须招收更多有姐妹的弟子,而且她们必须要像昨天那位一样 美味,对吧?」

跟着说话的玄马,脑中回想起数天前所品尝到的漂亮肉女,那美味另他久久 无法忘怀;然而天道却将他的提议打了回票,说:「我当然知道啦,早乙女!但 现在并没有新的女弟子拜师,所以我们该怎么办?」早云回答着,但他的目光却 移向了他的三位女儿;须臾,早云和玄马聚集在一起开始小声地交谈着,而且还 用意有所指的目光偷偷地看着三名女儿。

早餐用毕后,小霞、小糜,小茜与乱马去了客厅看电视,而早云及玄马在大 喊着『我们马上回来!』的话语后,便走出门外,留下了坐在屋内看着电视的四 人。

到了天黑后,早云及玄马才回到了屋内,手中则多了一袋的木炭、一把铲子 及一根巨大的金属杆。

「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的?」

在客厅的乱马向他们问道。

「你忙你的就好,小子。」玄马回答后,便和早云走去了后院,小霞也随后 跟上。

「父亲大人,这些是用来……?」

在来到后院时,小霞也同乱马一样地问道;但她接着看见了早云开始在水池 旁挖起了洞。

「我们打算稍烤肉处呢!小霞。」

早云边挖边回答,挖出来的土堆也越积越多。

「哎呀,真是太好了!不过谁是肉畜呢?」

出于自己并没有看见任何的肉或肉畜,小霞接着又问道。

「在屋内呀!」

听见父亲的回答后,小霞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了屋内的客厅,小糜,小茜及 乱马三人依然在看着电视。

「我只看见了他们三人。」

小霞依然不清楚肉的来源,不过正将木炭摆放于动中的玄马,立刻为她作出 了解答:「就是这样,小霞。请你从他们之中选出一位来接受烧烤吧。」

「您是说……」

「小糜与小茜——她们之中的一位要被烧烤,因为我们需要肉。」

早云跟着说道——明确地说明了他们的目的,同时他也望向屋内的两名女儿。

——这确实是个困难的选择,但贤慧的小霞很快地作出了决定——「小茜还 太年轻,所以肉尚未发育成熟;小糜则刚好到了适合烧烤的年纪,是比较好的选 择。」帮父亲作出选择后,小霞不待多言地走回厨房,开始进行烧烤小糜的准备。

在早云跟玄马架设好烧烤装备后,早云朝着客厅大喊:「小糜,你出来一下!」

「什么事,爸爸?」

小糜走出来时问道,并且走向了她父亲所在的烧烤坑。而早云则回答她道: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好的,但你们需要我怎么作?」

小糜续问且环顾四周,然后她看见了在早云旁边的一座新坑,以及手持着一 炳六英呎长的穿刺杆,走了过来的玄马。

「我们需要肉,亲爱的小糜。」

玄马微笑地对小糜如此解释。

「把衣服脱了,小糜。」

正当早云下达命令时,乱马和小茜也走了出来。他们也看见了屋外三人正在 作的事情,小茜用着不敢置信的语气对早云喊道:「爸爸,你竟然要把小糜给烧 烤!?」

「没错,小茜。我们正打算烧烤小糜,因为我们需要她的肉!」

在早云回答小茜时,小糜也开始褪下了她的衣衫。

「小糜,你怎么可以真的让他们这么作!」

小茜朝她的二姐喊道,然而她却听见小糜这样的回答:「小茜,这是我们身 为女人的职责——在某一天成为肉。你自己也知道,将来你也会被烧烤的。」小 糜看着小茜说着,这时她最后一件衣服也已落在地上。她站在早云及玄马的身旁, 玄马手中的穿刺杆,早就已经等待小糜多时了。

小糜走到了烧烤坑旁的野餐桌旁。并未再多说一句话地,她将胸部压在桌面 上,并且将双手放置于身后。

「很好,小糜,我知道你很懂事。」

早云则走到小糜身后,使小糜不会因为接下来穿刺的疼痛而乱动双手,他取 了一条长绳绑紧了她的双手腕。

「这是我的职责,爸爸。」

小糜响应,等待着接受穿刺。

「爸、天道先生,你们不能从其它地方找肉吗?有必要烧烤小糜吗?」

乱马站在小茜身旁问道,但他的目光却无法从赤裸的小糜身上移开。

「乱马,我们是从小糜跟小茜之间作选择的——如果不选小糜,那我们就得 烧烤小茜——无论如何,我们今晚就必须弄到肉。」

回答时,早云和玄马彼此笑着,而笑声也将小霞吸引了过来。

「小糜被穿刺了吗?」

小霞走近时问道,但这问题却引来了小茜的怒火:「小霞,你早就知道了吗!」

「是啊小茜,否则又要是谁来烧烤小糜呢?是有着糟糕厨艺的你吗?」小霞 回答着,而且也加入了笑声之中。

「小茜、乱马,找地方坐下,让他们完成工作吧!我现在已经是肉了。」

小糜的说话让小茜及乱马走到池塘边坐下,他们不仅无法阻止小糜被穿刺, 而且目光也无法从躺在餐桌上等待死亡到来的小糜身上移走。

「来吧早云,该是把小糜穿刺了,我把她举起来,你将穿刺杆插进去。」玄 马将穿刺杆交给早云,然后将他的双手放在小糜背后。一来使其悬空,二来是在 待会小糜将遭受到的剧痛到来时,能以手支撑她。

早云选了一个小糜身后的位置,并且将穿刺杆对准了小糜因为张开双腿而露 出的阴部。在这时他又听见了小茜的求情:「爸爸,求求你别这么作!」

当小茜再次地拜托着早云时,早云已将六呎长的杆子插入了小糜的体内,在 推进一段距离后,便遇上了第一道阻力;而小糜的身子也因为突来的疼痛而弹跳 起来,但立刻被按着她背部的玄马仅仅压着。因为看见了小糜的阴部及插入的穿 刺杆的关系,玄马这时早已垂涎三尺。

早云稳住自己的双手,并且继续将穿刺杆推进,直到往前一小段距离后,他 便听见了一阵撕裂声。而小糜这时也因疼痛发出了一声尖叫。

「呀啊啊啊!住手!我不行了!」

在穿刺杆深入她的身体时,小糜也持续发出了尖叫。

「撑住,小糜!我们已经不能中止穿刺,而且你现在要死还太早!」

在早云继续穿刺时,玄马也在一边尝试着用言语鼓励小糜。然而小糜却依然 坚叫着:「住手!求求你!」

「快停下来!爸爸!你会杀了小糜的!」

「这就是重点,小茜。」

被乱马抓着而只能对父亲怒吼的小茜,这时听见了她父亲的回答:「我们当 然会杀了她——你以为穿刺杆通过她之后,她会怎样?」

早云理所当然的说着,继续进行他的工作。

「你阻止不了的,小茜。」乱马紧抓小茜的手腕使她不得不坐了下来,小茜 只能目睹无法停下的穿刺过程。

另一方面,乱马也无法自因穿刺而颤动的小糜裸体身上移开视线,而已经止 不住泪水的小茜,这时则靠在乱马的胸膛上哭泣着。

「快啊天道!这块肉挣扎地太猛烈了,我快抓不住了!」玄马的示警也让早 云更卖力地推进穿刺杆,当小糜发出了『啊~~!!』的最后一声惨叫后,被玄 马抓住头发而撑起的头,也与颈部及身体呈了一直线,使得穿刺杆尖端自她的口 中伸了出来。

乱马紧抱着因看见小糜被彻底穿透而持续哭泣的小茜,他们都看见了那伸出 的尖端部位,沾染了小糜的鲜血,玄马放开了被穿刺完成的小糜,使她宛若母猪 般地,躺在桌面上,无力地痛苦挣扎着。

「去拿镇定剂来,早乙女!」早云放松了原本握紧的穿刺杆并顺着杆身滑动 手掌,直至碰处到穿刺杆进入小糜阴道的位置,开始摇动杆身摩擦小糜的阴部, 让小糜到达了高潮而减少痛苦的呻吟。

玄马拿着镇定剂走了回来并交给了早云,天道家的当主正将迷你穿刺杆用力 插入小糜的肛门之中,使之深入直肠内,然后在玄马自膝盖处弯曲小糜的双腿并 将足裸绑在穿刺杆时,将小糜体内的小杆也随之嵌入大杆中。就这样,肉畜小糜 便可以接受火烤了,于是早云和玄马一前一后地抬着小糜,将她架在烧得通红的 火焰之上,准备烤她的肉了。火焰两边皆有着Y字型的支撑架,早云和玄马便坐 在一旁,观赏小糜的烧烤秀。

就在两人坐下时,小霞也从厨房中走了出来。她走到了正被烧烤的小糜身旁, 开始在她身上刷起了自制的烤肉酱——那是专为小糜准备的,依照她们母亲的食 谱而制程的烤肉酱——实际上数年前早云决定烧烤他的妻子时,小霞也曾将同样 的烤肉酱刷在她母亲的身上。可以看见小霞在为小糜刷烤肉酱时,她的身子也感 到一阵战栗般地愉悦。

小霞为了在小糜的阴部刷上烤肉酱时而转动穿刺杆使小糜正面朝上时,她发 现小糜正经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快看!小茜肯定爱上它了。不过就是看着我简单地刷几次后她就高潮了呢!」

小霞边说边放下了刷子走回厨房,而小茜则走到小糜身旁。尽管不如卒睹, 但小茜还是在转动小糜时,发现原先她被穿刺的苦痛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 满脸的愉悦,很显然地,小糜早已到达至高潮了。

一小时过后,小茜与乱马回到了房间。小茜这时能做的只有不断地想象在尖 叫中被穿刺烧烤的小糜,体会多么恐怖的痛苦;而当她被穿刺完毕时,又是多么 么美丽又充满激情——她在穿刺杆上一次又一次地达到了高潮。「我绝对不要这 样死去!」小茜自语着,但同时她也无法否认当时自己在观看小糜最后高潮时, 那使她的双腿间湿润起来的刺激感。

另一方面,乱马唯一能想的只有女孩子的肉是多么美味使自己无法自拔。

「完成了!」乱马听见来到走廊的玄马的喊声。「别烤过头了,早乙女!」

早云则如此回答。厨房中,被烤地恰到好处摆放桌上的小糜,正摆放在小霞 眼前。

她抽出了穿刺杆,内中的蒸气也自小糜的口中及阴道内喷发了出来。

小霞开始分割起小糜的烤肉,使家中各成员都能得到充足的份量。并将剩下 的肉切块,整齐地排进塑料盒中,摆入冰箱中供为日后的三餐之用。暂时地,早 乙女一家有能过着随时能吃肉的日子了。

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