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的故事

牡丹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春天的晨雾像白色的缎带在山腰间飘荡,山顶上的小村子,显得安静和神秘。

一个农家小院的青砖瓦房里躺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的枕头边放着一把带套的手枪,还有一堆女人的衣服。他名叫杨伟。

隔壁卧室的门用一把锁拴锁着。

他已经醒了,还想在炕上躺一会儿,因为他太困了。

这几天为了追捕两个逃犯,只身一人在这片山里转悠地太辛苦。昨天终于将这两个家伙擒住。为了防止逃掉,把嫌犯的衣服剥光,锁在里屋内。

随着一阵锁链的响声,杨伟推开了里屋的门,将一堆衣服扔了进去。

"快穿衣服准备上路!”

"喀吱吱——”

里屋的门开了,出来两个身材苗条的姑娘。

个子高一点的长发披肩。一张白净的脸上有一双明亮乌黑的大眼睛。穿一件黑色的真丝无领衫,腰系一条黑亮的细皮带,牛仔裤高跟鞋。隆胸丰臀,显得很结实。

各子稍矮一点的黑亮的卷发散披着。鸭蛋脸,小嘴巴,细细的眉毛,一对会乞怜的眼睛。身着一件血红的羊绒衫,翘起的小臀上紧紧绷着一件皮裙,发亮的皮裙下两条匀称的白腿格外刺眼。两个人显然已经洗漱化妆过。

"用手铐还是用绳子——”?

杨伟有时会怜香惜玉,有时会辣手摧花。他不知道今天是“惜”呢?还是“摧”呢?

杨伟想了一想,决定先用铐子后用绳子。他从腰间拿出两副手铐,撇了撇嘴坏笑了一下,眯着眼看着两个漂亮的女犯人。

"牛仔裤”转过身子背对着杨伟,将两只手交叉放在背后,回过头看了杨伟一下,然后低下头。“皮短裙”小声嘟囔了一下侧过脸去,两手并对平平地伸举着。杨伟瞅了一眼“牛仔裤”,先走到“皮短裙”面前,用手铐铐住她的右腕,用他的右手捉住她已经被铐住的手腕用力一拧。“皮短裙”上身本能地转了一圈倒在杨伟的怀里,她的左臂被杨伟抬起铐住。疼得“皮短裙”呻吟了一声。杨伟捉住她的双臂,看到她的脖子时有些发呆,有人说女人最美的是脖子他有些信了。低垂的头,一头小卷丝发下,玉白的脖子,细嫩的耳朵,特别是耳后细发掩映下的那块地方,真是太嫩、太美。

接着杨伟把“牛仔裤”的双手也铐在背后。他捏了捏“牛仔裤”一双被铐住的嫩手,搬着双肩将她转过身来,用手分了分她盖住靓脸的长发,用食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她紧闭着红红的嘴唇,合着睫毛很长的眼睛,鼻翼微微动着,似乎很兴奋。杨伟忍了忍吹了一声口哨,放开了她。

杨伟将两只精美的坤包儿放到自己的大背包里。把枪背到左腋下,穿好西装。

"你俩听着!昨天的那套把戏就别想再玩了,谁想挣扎反抗,甚至想逃走的话,我有的是招式对付她。明白吗?”

只是“皮短裙”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她眼里含着泪花,可怜楚楚的样子。可能是被杨伟上铐时拧痛了手腕,觉得很委屈。“牛仔裤”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稍息”式站着,长发盖住半个脸,眼光里流露出不愿就范的神情。

一个娇柔、驯服、美丽;一个健美、野性、漂亮。

所长只是告诉杨伟有两个嫌犯逃到了山里,让他去执行抓捕。因为是两个女的,让他一个去就行了。山高路远,杨伟觉得是一趟苦差。昨天当他捉住这两个女人时,他突然觉得是趟美差。两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任由他处理、加工、调教。这种机会很难得,一定要好好珍惜。

所里只有几个人。一个比一个黑,一个比一个淫。相互有把柄在别人手里,所以谁也不说谁。抓到的女犯大多数是吸毒的或者卖淫的。她们上不完全部“教育”课程是不会放出去的。课程有日式的、中式的和欧式的。她们学哪些课程,由教官的嗜好来定。因为女犯有案子在身,可以随时放也可以随时抓回来,因而一般“学习”态度都很认真。一个个如同被囚禁的猎物,已经没有多少反抗意识。偶尔遇到一个挺贞节的女子,则被他们吊起来用皮带抽、绳子捆,最后剥光衣服装上特制的一步裙和鞋子,没有半天功夫也就服服帖帖了。这裙子和鞋子被他们叫做“跪裙”“跪鞋”。“跪裙”其实很简单,找来一件皮裙把里面翻出来,用万能胶粘满小图钉,再翻回去,外面看不出任何名堂。“跪鞋”也同样制作,找来一双大号的皮鞋,鞋窝里粘上图钉就行。对不听话的女子,只需围上“跪裙”系好皮带、套上“跪鞋”绑好鞋带儿,再用女士钢铐将双手反铐在背后。她不能站、不能坐、不能躺也不能卧,她只能直挺挺地跪着。过不了一会儿,她就会“政府”“老板”“大哥”的叫个不停。等脱下裙子,她就瘫软在地上。

所长是一个大淫棍。有两个经他“教育”过的姑娘,很漂亮也很风骚。出去后经常自动回来接受“再教育”。所长喜欢玩日式,捆绑、反吊、滴蜡、浣肠那一套,把那两个娘们折腾地淫叫不止。杨伟平时很是羡慕。今天如果把这两个靓妹妹训练成自己的玩具那有多美。想到这儿杨伟便兴奋不已。

其实做这些事很安全。这帮女子巴不得与警察交上朋友,认个干哥。也好犯事儿以后有个路子。即使宣扬出去也没什麽大不了的。说是不许警察刑讯B供,可是对这些女人不用刑她们能招吗?如果有受过“教育”的女子举报,也不用担心,谁见过妓女状告有人QJ她了?

临出发时所长给杨伟简单介绍过案情。这两个女子涉嫌一起黑社会团伙案。一个叫李婷,另一位叫文丽。李婷艺校毕业,学过武术,给老大当贴身保镖。文丽也是艺校毕业,嗓子甜善唱歌,是老大的秘书。黑道上称“黑牡丹”和“红牡丹”。团伙成员已经全部落网,只是这两个女子侥幸逃脱。所长让他尽快将她们两个缉拿归案。杨伟用了几天时间,才将她们两个捉住。他现在才明白,个子稍高一点,穿着牛仔裤的那个女子是李婷。穿皮短裙的是文丽。

杨伟押着李婷和文丽走出了村子。遇到几个村民,远远地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她们。春天的阳光使人很惬意,满山是一片一片黄色的油菜花地,随着微风送来一阵清香,路边的树上不时有几只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这里到市区有两天的路程,杨伟不急于赶路,跟在她俩的后面不紧不慢地走着。杨伟觉得无聊正想找点快乐,走在前面的李婷突然跑了起来。杨伟一下急了快步去追李婷,跑了几步回头发现文丽向后跑去。追那一个好呢?文丽穿的是一步裙跑不快,先追她。杨伟捉住了文丽,推搡着她去追李婷。由于文丽跑不快,眼看这李婷越跑越远。杨伟从背包里面拿出绳子把文丽的膝部扎在一起,然后放开步子去追李婷。李婷毕竟学过舞蹈练过武术,要追上还还真不容易。李婷的双手被铐在身后,跑了一阵就慢了下来,最后被杨伟在油菜花地中逮住了。当杨伟押着李婷回来时,文丽正站在路上喘气。

"大哥我不跑了”文丽祈求着说"少废话,你俩个背靠背站好!”

杨伟打开文丽的手铐,把文丽的左手与李婷的右手铐在一起,然后打开李婷的铐子再把文丽的右手与李婷的左手铐住。这样她俩被两只手铐背靠背铐在一起。走路时俩人只能并排走,每个人的一只手背在身后。这样别说奔跑,走路时俩人不紧靠着,身背后的手就会被手铐勒得很疼。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