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大凶器235236章_虐心小说

乡村大凶器 235-236章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屌7-屌2-屌8 屌6:38 编辑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财源滚滚不是梦

寒冬的夜,饶是城镇,依然冷冷清清,街道上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哈着长长雾气,搓着手。弓腰弯背,一脸猥琐窜进了一间“按摩房”。

按摩房,那是书面语,直白一点儿就是快餐店,妓者窝。扔两百块钱进去,哈嗤哈嗤做几百个俯卧撑,趴在肚皮上哆嗦一阵儿,挤几滴豆浆,就算完事儿。累得满头大汗,不仅未消除疲惫,反而整的脚步虚幻,扶着墙角走路。

“哎!”白色捷达车内,响起重重叹息之声,驾驶位上,烟火忽明忽暗,烟雾缭绕。不是龙根又是谁呢?

忙活了大半天,在水岸雅居租了一间精装套二房,备好柴米油盐,请了个月嫂,留下身上仅有的一万多块钱,这才出了门儿!

“双胞胎啊,老子压力得有多大啊?”深深嘬了一口烟,嘴角直抽抽,一股浓烟从鼻子嘴巴冒了出来,“借种的没怀上,不借种的,随便吃了一嘴,反倒怀上了,还是俩,双胞胎啊。”

“哎,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啊,生就生吧……”

一滴露珠一株草,养呗。

这都不算啥,不就钱的事儿吗,自己没太多钱,挣钱的法子可少不了。王八池子、茶叶的事儿一旦落妥,银子跟下雨似得,哗哗往兜里钻。

关键小芳啊,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会,去学校找,躲在女厕所里不出来,这可咋整?再者,有了娃就有了束缚,以后把妹儿不能带着俩孩子吧。

“啊,烦躁啊!”怒哮一声,一巴掌正巧摁在喇叭上,“滴”的一声,按摩房里连忙窜出俩猥琐男,一瞅,艾玛警车,一溜烟儿跑的没影儿。

扔掉烟头,点燃车子准备回兰竹苑,何静文家那儿。先琢磨个生财之道,再有几个月娃都该生了,当爹多多少少得攒点儿奶粉钱吧,人小许老师都给自己生娃了,多少得表示一下,送房子送车,当二奶养起来吧。 照目前阵容,二奶的级别还算高了,后面排了长长一串,等着编号入座呢,估摸着十奶都有了。

“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啦……”

“滋!”车胎剧烈摩擦发出的声音,一个急刹驻地,掏出电话一瞧,居然是何静文打来的。

还以为是小芳呢,不过电话既然打过来了,那就接呗。

“催啥呢,下水道又堵了啊?”龙根有些懵,这骚婆娘,好歹也是柳河乡一把手,性生活一点儿节制也没有。昨晚才日了,今晚又催了!

难怪旁人都说,女人下面那张嘴比上面那嘴还能吃!

“咯咯咯,下水道没堵,只是下面漏水,内裤都湿咯,咯咯咯,人家脱光了,在床上等你哦…啪!”

“嘟嘟嘟…”

“次奥,调戏龙爷爷?”龙根摁了一把裤裆,踩着油门,几个拐弯儿进了兰竹苑。

火急火燎打开门,果然,沙发上躺了一睡美人,开着空调也不怕冷,薄毯披盖住曼妙娇躯,露出一条雪白大腿。

“小混蛋,来啊…”何静文冲龙根勾了勾手指头,媚态百现,如莲藕般的玉臂,软若无骨,锁骨微微凹陷说不出的性感,细长脖颈滑出一片茭白。红唇轻启,轻轻一舔,桃花媚眼儿一眨,好似狐狸精。

“小混蛋,来啊来啊,人家都湿了呢…嗯哼…”

白皙小手在下体捞了一把,葱白般的指头夹在大腿中,隐隐露出一点儿红粉,张着小嘴儿,一声闷哼。

“嗯嗯…小龙来嘛…湿了,湿了呢…嗯嗯…”

次奥!这个骚婆娘,再不日对得起自己吗?

“吼!”

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饿虎扑食,趴在何静文柔软娇躯,大手一扯,两团饱满酥胸跃然而现,宛若两只欲振翅飞翔的大白鸽,又好像没骨头的大白兔,肥肥胖胖瘫软在胸前。

“滋溜”

舌头一卷,勾着乳尖儿吧唧了两嘴,突然,一口咬了下去。

“啊!”何静文吃痛,尖叫一声,一把推开龙根,低头一瞧,奶头子都红了,气道:“你咋还咬上了呢?奶头子能咬啊?”

白了何静文一眼,没好气道:“臭婆娘,明明大姨妈来做客了,还勾引老子,存心让老子欲火焚身而亡呢?”

“你咋知道?”何静文脸俏脸儿一红,顿时没了底气。

本来没打算折磨小混蛋来着,一看表,都快十二点了,臭小子还不回来。女人都是自私的,小混蛋有大家伙,好多婆娘都知道,自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大棒子弄到城里来,却半夜半夜不着家,没说的,肯定在外面打野味儿,采野花啊。

醋意大发,想出了这么一招,折磨折磨小混蛋。哪知道,臭小子亲了两嘴儿就发现了。

“你大姨妈有点儿厉害啊,汹涌澎湃,跟水龙头似得。能闻不着那骚味儿吗?”

何静文脸一红,骂道:“你才骚呢!”

龙根索然无味的摇摇头,第一次感觉有些累,想了想,可能是心里有了牵挂,有了念想才累的吧。

有时候想想,当个傻子其实挺好玩儿的,占了谁的便宜,都不跟你计较,天天有饭吃有水喝,有咪咪摸,有下水道钻,日子过得不挺好吗?

可,鸟杆子总有走火的时候,这不,一炮发出去收不回来了吧,落地生根了吧!

“咦,你今儿咋这么淡定呢,咋没以前那副如狼似虎的劲儿了?”龙根半天没吭声,引起了何静文注意。

不是这小子的性格啊,要搁以往,管你大姨妈小姨夫的,一阵爆捅、猛塞,大肉棒子舒服了再说。

龙根一回头,上下打量着何静文,嘴角掀起一抹危险弧度,“你是嘴巴不舒服,还是屁眼儿痒了?”

“额?啊……”微微一愣,何静文尖叫一声,光着鬼谷子蹲儿,逃到沙发后面。“别,别,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

“没工夫跟你闲扯,问你件事儿啊,啥玩意儿最好赚钱,来得快。”大肉棒子的确硬挺着,龙根却没了太大的征服欲望。

“你?怎么今儿不生气不发怒呢?按照情节,你应该把我摁住,掐我咪咪,揉我奶头子才对,今儿咋这么善良了?”何静文还是没反应过来。

这还是那个小混蛋吗?眉头微微蹙起,一副深邃的表情,跟个学者似得。哪里还有小混蛋往日半点儿风采?那个以占便宜为生,以枪扫天下貌美婆娘为己任的小混蛋哪儿去了?

“小龙,你,你没事儿吧,受啥刺激了?”拿过被子盖在身上,慢慢靠近小混蛋,伸手摸了摸额头,顿时更疑惑了,“咦,没发烧啊。”

龙根白眼乱翻,闻着何静文身上淡淡的香皂味儿,胸前挂着两坨软肉,恨不得提枪便刺!

女人的心思当真是猜不得,思维天马行空啊……“问你话呢,咋样才能赚钱,赚好多的钱!”龙根板着脸重复了一遍,似乎怕何静文以为自己不正常,又说了一句,“再敢吊儿郎当,今晚指定捅你屁眼儿,让你跟着周小轮唱《菊花残》去。”

“嘶!”

何静文吓了一跳,这下正常多了。

“你要钱干啥?缺钱啊,要多少,我给你拿。”担忧归担忧,何静文还是挺仗义的,拽过手提包一阵翻腾,掏出两叠红色老爷爷。

瞧着何静文这模样,龙根有些无语。

“真把老子当小白脸儿呢?我要自己挣钱,自己养家糊口!知道不?”

“哦。”何静文点了点头,又把钱放了回去,没心没肺道:“那你去抢银行吧,低成本高回报,嗯,风险也比较高……”

“滚!”

“哈哈哈……”

何静文捂着肚子笑岔了气儿,难得见小混蛋发怒而不掏棒子啊,这小子今儿是咋的了?改邪归正了,还是良心发现,不打算祸害人了?

“我有个孩子了,还是俩个……”想了想,龙根还是说了出来。

老话说的好,丑媳妇儿迟早要见公婆。自己这些婆娘迟早都得见面,还不如早点儿谈开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那个男人女人炕上滚的事儿,播种成功很正常嘛。

“丽娟姐也怀孕了?”何静文瞪眼问道。

龙根摇头。

“雨欣怀孕了?”

龙根还是摇头。

“那是……”

“你还是别猜了,你不认识。”龙根打断道,“是个老师,医院检查了下,双胞胎!再没点儿觉悟,也得给娃挣点儿奶粉儿钱不是?何乡长,何大美女,你就行行好,告诉我啥玩意儿赚钱吧……”

何静文傻愣愣不吭声,怔怔望着龙根,笑骂道:

“小混蛋啊小混蛋,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王八蛋啊你!你说你,日了表婶儿睡表婶儿她妹妹,村里的七姑八婶儿的,挨家挨户的祸害。姐妹花,母女花,睡了博士,睡老师,连老娘都让你给糟践了。你说你,上辈子是畜生吧……”

龙根闻言,顿时黑了脸。心里不以为然。暗暗道:“这些算个屁,老子连未来丈母娘都日了无数回了呢。”

“有些时候想想,老娘真想替天行道,把你裤裆那鸡巴玩意儿剪了算逑,祸害人呐!”何静文瞪了瞪眼,咬牙切齿,一脸凶恶。

龙根讪讪笑了笑。

“算了,跟你说说那茶叶的事儿吧,有了它,财源滚滚不是问题……”何静文揉揉额头,头疼道。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更半夜寻炮友

“有路子?”听闻‘财源滚滚’,龙根立马瞪大了眼珠子。

何静文一撇嘴,“不然呢?”

“那你说说,咋回事儿,能赚多少钱?”龙根忙问道。

何静文端着咖啡喝了一口,悠悠道来。

柳河乡穷乡僻壤,没什么发展前途,高端茶叶自然少有人能享用,乡政府领导班子每年倒是能领到一些,铁观音,碧螺春,竹叶青等等。因此,在柳河乡找个对茶有真见识的人,难于登天!

可粗话说的好,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政府班子里就有这么一个小老头儿,叫王明生,纪委主任,主持工作二十余年,一直扎根儿柳河乡,一来没啥上进心,固步自封;二来嘛,上面也没人帮衬一把,上去了迟早得下来。这王明生心想,就当自己的纪委主任就得了呗,还不给人添堵,何乐而不为?如此,清闲得不能再清闲了。上班,泡一杯茶,看看书读读报;下班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放假就出去钓鱼,坐茶馆儿了。

一来而去,对茶叶倒有了一些独特见解,钻研相对柳河乡人,还是挺深奥滴。

茶,几千年来一直以其清新、自然、健康的特性深受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研究表明,茶有明目、减肥、利尿、降压、降脂、抗癌、防龋齿、抗辐射、抑制动脉硬化等保健功效,是风靡全球的三大无酒精饮料之一,被誉为绿色的金子,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中国是世界茶的故乡,种茶、制茶、饮茶有着悠久的历史。

“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或解渴,或提神,或品味,或鉴赏,或感悟,茶饮已成为我们寻常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而\“琴棋书画茶\”则让茶成为文人骚客武文弄墨之时不可缺少的一个载体。中国古代宫廷对饮茶的喜好将茶的魅力推向了极致,而民间大众饮茶形成了多姿多彩、丰富多样的茶俗、茶礼仪,积淀了深厚的茶文化。喝茶与人的健康息息相关。

而龙根带去的茶叶,王明生抿了一口,不得了,惊讶的半天说不出来话。

甘甜,润喉,唇齿留香,一口下肚,神清气爽,入浴春风,无比舒爽!且口感极佳,没有半点儿生涩苦寒之味儿,实乃养生醒神之利器啊!

养生,品味,鉴赏从这三大方面来讲,绝对不会逊色西湖龙井、竹叶青等名品茶叶!

王明生嘴馋,喝了还想要点儿,何静文坦言告知,王明生当即道:“申请专利,注册商标!”

这不,就把小混蛋给叫来了么?

这不知名的茶叶要真有那本事,申请专利,注册商标倒也是好事儿,自己没钱开公司作坊,难道还不能卖给识货的人?

茶叶,暴利行业,何静文自然知之甚详!

“额?申请专利?”龙根两眼散着绿光,咽咽口水儿,道:“能卖多少钱来着?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何静文拿眼横了横小混蛋,鄙夷道:“财迷!”

龙根笑笑,算是默认了。财迷怎么了?和珅是大财迷,大贪官了吧,人不照样流传千古百年,跟纪晓岚一个待遇,活着时候比纪晓岚潇洒多了,要啥没有?再看纪晓岚,多寒酸?

所以,财迷并不一定就不好,对吧。再者,自己挣得是奶粉儿钱,有啥不好的?为了子孙后代,千秋万载的事儿,马虎不得!

“首先,申请专利,必须得找有关茶叶方面的专家,鉴定!看你这茶叶究竟值不值钱,值多少钱。值钱,并且有市场才有申请专利的必要。”

“如果申请成功……”

龙根顿时头大了,连忙摆手,“停,大姐!照你这么说,这茶叶能不能赚钱还两说对吧?”

“嗯,目前是这样的。”何静文点头道:“不过目前试用者口碑都还不错。”

“有多大把握能赚钱?”心里好抱了一丝幻想。

“额,不知道!”何静文眨了眨丹凤眼儿,抹过一丝狡黠。

龙根大怒,“我叉叉圈圈你妈!”

何静文摊摊手,示意无所谓。全当鸟语听了。

“闹了半天你逗我玩儿呢……”龙根苦逼着脸,欲哭无泪。

果然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呐,想当初,自己提着一根儿大号鸟枪,横扫乡邻,炮打美貌少妇,熟女人气暴涨,奈何为了区区粪土,被一个丫头片子弄的灰头土脸!

“哎!难道真要老子去抢银行?”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俩眼瞪得溜圆,也没瞧出一朵花儿来。

“噗哧!”

何静文捂着嘴,咯咯笑开了。难得看小混蛋吃一次鳖啊,太解气儿了。

“行了行了,别郁闷了。逗你玩儿呢,王主任说了,你这茶叶不会比竹叶青碧螺春差半点儿,小混蛋,你就等着数钱吧!”

“真的?”

“骗你干啥?申请专利麻烦得很,我让人给你办了,注册商标我倒是可以帮忙,没事儿你想个名字吧。”何静文收起玩笑,从包里摸出一张卡来,“诺,爸给了二十万零花钱,我取了五万,剩下的都给你了,拿去吧。”

龙根怔了怔,盯着何静文,担忧道:“这,你真打算把我当小白脸儿养啊?”

“呸!” 何静文轻啐一口,没好气道:“小混蛋,人都给你生娃了,你不得好好对人家啊?你现在都没钱了,你咋养活人家啊,专利没申请下来,即便注册好了,也没人投资,你怎么建厂生产茶叶?”

“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吧,村里的王八再有几个月出来了,你也能赚钱了。到时候再还我。”

“静文,你对我太好了,亲妈再生啊,感动死我了,呜呜…”龙根眼眶一红,半真半假挤了两滴猫尿。

“滚!老娘有那么老吗?”何静文一瞪眼,掐了龙根一把。

龙根疼的跳了起来,厚颜无耻的又贴了上来,搂了一把裤裆,色迷迷道:“恩人呐,你就让我报答你吧,奴家啥也没有了,就这根儿大肉棒子了,你就为所欲为的干吧……”话音未落,扑倒了何静文,贴着红唇,舌头一伸,堵了回去。

“呜呜呜……”何静文连忙推开龙根,没好气道:“混蛋,大姨妈刚来呢?你想日死我是不是?”

抬头一看,小混蛋裤裆顶得老高,圆乎乎的大帐篷,颇具规格。就是那丑陋的玩意儿顶着自己裤裆了,火辣辣的热,难受死了。

“咳咳咳,我这不以身相许,报答何大美女的恩情吗?咋还不干呢你。”龙根撇撇嘴,露出委屈状。“哎,我这颗真心被你践踏的啊,体无完肤……哎,疼死我了…”

何静文哭笑不得摇摇头,小混蛋还是个无赖,装逼犯呢!

“不跟你扯了,老娘睡觉去了。”

龙根大急,“喂,那我这鸡巴玩意儿顶着怎么睡啊?你会吹箫不,吹一管儿呗;实在不行,我帮你挠挠菊花呗,我发现你最近有些便秘,我给你捅捅,立马通畅……”

“滚!!!”

“蓬!”

卧室门悲惨的叫了一声,龙根缩了缩脖子,一脸无奈,点了根儿烟,裤裆那鸡巴玩意儿还没休息的意思,憋得腰子疼!一咬牙一跺脚,滚就滚,老子出去找婆娘日去!拎着钥匙出了门儿。

“我出门儿了啊,你自个儿拿黄瓜捅吧。”

“小混蛋……”

街道上已经没啥人了,龙根没开车,巴掌大的街道,一眼都能望到头,开车都懒得转弯掉头了。

“日谁呢?王二牛肯定在家,黄娟是日不成了,那三婆娘技术倒是不错,可不干净,职业特征太明显了,不爽!”

最后龙根决定找杨婷去,这婆娘上次不说了吗,男人十天半月外面跑,回来住一晚上就得走,家里十有八九没人,扔掉了烟头,往杨婷家走去。

“成人用品”四个字早已看不见了,小巷子黑黢黢的,打火机一晃一晃跟鬼火似得,忽明忽暗。

“咚咚咚,杨婷,开门…”

“咚咚咚”

“咚咚咚”

次奥,这婆娘睡的太死了吧?这都不醒?嘟囔了两句,龙根猛地踹了两脚,裤裆那玩意儿正硬梆着呢,火气儿正旺着,脾气自然不好了。

“来了,来了,谁啊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真是的…”屋子里抱怨声起,一听,是杨婷错不了。

龙根没好气道:“是你龙爷爷,欢迎不,不欢迎老子马上就走!”

“啊?小龙?”屋里微微愣了愣,“噶几”一声拉开了门。

杨婷裹着毛毯就跑了出来,见真是龙根,眉毛都笑弯了,“哎呀,小龙,真是你啊。快,快进来。”

“我是专门来日你的,来,先给我吸两嘴儿,难受死了。”大手伸进毛毯里,握住两团柔软,猛地搓了两把。

裤头一扯,黑色大蛇嗖地窜了出来,黑漆漆的还反光呢。

“嗯哼…嘶,小龙,你,你手好冰啊…嗯哼…”杨婷哼了哼,小手抓着大肉棒子撸了两下,娇躯一震。

妈呀,这鸡巴玩意儿都硬成啥样了?跟铁似得,烧红的铁,无比滚烫!憋的滋味儿杨婷最清楚不过,不忍心炮友受伤害,蹲地上,小嘴儿一张,“滋溜”大蛇脑袋儿整个含了下去。

“嘶……”

本楼字数:6774

【未完待续】

调教小说免费阅读

博看小说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