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51下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51下 《一》大学时代
五十一、愈演愈烈(下)
「我可不可以同时拥有两个人那?我知道这种想法很疯狂,疯狂到一旦事情败露,我很可能抱憾终生。我也知道这种想法很自私,对那个人我当然没有任何的愧疚,但是对于你,却是极大的伤害。」
「原本压制住这个念头的时候,我就费了很大的功夫,因为它是那么的诱人,这一次当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当这个念头再次出现,我就真的没一点办法再压制住它了。」
「慢慢的我开始思考这个念头的可行性,对于外界因素来说,只要阿涛能够信守诺言,不对外声张,不去找你麻烦,再加上我更加小心一些,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而对于内部因素来说,我不知道自己的思想能不能按照既定的情况演变。跟之前说的一样,我可以不在乎那个人的感受,但是不能不考虑你。」
「这样做是对你极大的不公平,但是当时的我真的觉得有些离不开那个人,甚至再说的直白一些,有些离不开他的阳具。那我该怎么补偿你那?」
「我考虑了大半夜,我知道我可以给你我的全部,我的心和我的身体,这本来就是我应该给予我爱的人的,可以我也有自己的需求,你给了你能给予我的所有,但其他的部分,我就只能去别处寻觅了,而那个人,恰巧能补全我的需要。」
「我可以爱你,与你做爱,但对于他我却只能给与他肉体。也可以说我给你灵魂,却给了他肉体,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爱与性是否能分开,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我想要自己尝试一下。」
「这个念头的可行性到底有多高,在当时来说我已经无暇考虑了,在多次尝到甜头之后,我只要能从中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足以令我铤而走险了,人们常说恋爱的女人智商最低,但我想说,被男人的鸡巴插着的女人的智商,跟动物基本没有什么区别,毕竟对它们来说,交配繁衍才是重中之重。」
「看了希望,我及其变态感到了一阵欣喜,原本的纠结也烟消云散,就这样我嘴角带着微笑进入了梦想。」
「找到了问题的解决办法,我一扫往日的担忧,甜甜的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的也很早,本想直接起床,可是那个人却在临出门去买早餐的时候,让我等他,我知道他的意思,这几天每天早上他都会在买早餐回来后,再骑在我身上驰骋一番。我不得不佩服他的体力,也更加坚定了我把爱与性分开的决定。」
「怀着有些期待的心情,终于等到他买早餐回来,我没有主动邀请,但是在他脱光了衣服爬上床来后,我还是自觉的躺平了身体,然后分开了双腿,在他熟练的一阵爱抚过后,我的下体又一次泥泞不堪。」
「湿滑的阴道好像专门为他的阴茎的到来提前做好了准备,当他的大家伙长驱直入,一插到底时,我没有感到一丝不适,有的只是满足和欣喜,还有对自己的决定的赞扬。」
「一早上的激烈厮杀之后,我们起床吃了早饭,然后就是按照昨晚商量好的,去买裙子,因为之前我是在是对裙子不怎么感冒,所以最后买到的基本都是他相中的,但其中有几件真的让我光是看看,都觉得脸上发烫,那长度实在是太短了,我感觉我要是穿上,只要稍稍弯弯腰,就会走光似的。」
「本来我是真的不想买的,可是在决定了以后跟他在一起时,床上的事情,和关于性的事情都听他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放弃了自己的主权。只能任他摆布,我还全然未觉,所以在他拍板买下时,我也没有发表异议。」
「晚上回到宾馆,我按照惯例先进去洗澡了,可就在这是,你的电话打了进来,已经想好了解决方案的我,也没有了之前的慌张,甚至还跟你在电话里打情骂俏了起来,但是你当时有想到吗?在你只能通过电话调戏女友的时候,在你想着你的女友打飞机来释放欲望的时候,你的女朋友即将爬上别的男人的床。」
「你知道在跟你通话的时候,我正赤身裸体的在浴室里擦拭着身体,准备把刚刚清洗过的,原本属于你的肉体献给另一个男人吗?你知道在挂断你的电话后,你的女友依然赤身裸体的走出了浴室,把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毫不保留的呈现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吗?」
「你能想到,你原本清纯保守的女朋友,会被一个刚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按在窗口,手扶着窗框肆意操干吗?你会想到,你的女友在被人插到高潮的时候,会不顾廉耻的向着窗外大声的浪叫吗?我不得不告诉你真相,这些事情我在那一晚都做到了。而且做的一定比你能想到的还要完美,还要淫荡。」
「那一晚我们做的很是畅快,也很是开心,甚至约定了回学校后还继续保持的约定,他很兴奋,在半夜的时候又硬了起来,一把把我从床上拉起,又按在了窗台上,一阵摸索,把我的欲望挑起后,直接就插了进来。」
「甚至在操干我的时候,冷不丁的把我的一条腿掰起,直到两条腿成为一条直线,用我们的说法就是“一字马”你知道吧,他就那么强硬的、突然的把我摆成了那个姿势,然后继续疯狂的抽插,那种姿势下,我的阴道紧紧的夹在一起,他肉棒的每一下运动,我的阴道壁都能准确的感觉到,那摩擦的快感也异常清晰。」
「因为我第二天就要离开了,他显得有些恋恋不舍,很是怕我回去后翻脸不认人了,因此我只能在离开的那天早上,一边享受着他给我的充实快感,一边多次保证,回去之后我们还会再续前缘。得到我的保证他才放下心来,不过最后还是要走了早上我穿在身上,后来沾满了我的爱液的那条内裤。」
「吃过了早饭后,他开车送我去了机场,很是留恋的看着我登上了飞机,与我而言,对于这次分别,到没感到多少伤心,而是隐隐的对之后近两个月无法享受到被那个大家伙填满而有些忧虑。」
「虽然从那边回来后的第三天你就约我出去开了房,但是你确实没能像那个人一样,给我足够的快感,甚至在之后我们出去旅游的那几天里,你每次都有些力不从心,其中还有那么一两次,在我还没到高潮的时候,你就已经射了出来。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我不得不说每个人的能力不同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我不会因此对你产生不满,而是对自己的胃口之大感到震惊,看起来以我现在的状态,把爱与性分开,是最好的选择了。因此我隐隐有些期待开学了。」
小欣的话说到这里,已经基本把那次出去旅行的情况都说清楚了。依稀记得那时我还在痛骂她是千里送逼,现在看来,虽然她的那次出行确实有那么点意思,但是在真正了解了小欣内心深处的想法后,我又觉得多少可以理解了。同时在她不断的回忆中,我也终于知道,原来一切的转变都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的
她因为社会经验(尤其是床笫之间的经验)的严重欠缺,才导致了她对很多事情的误判,也许一次两次的判断失误,她还能够接受,但是当她发现她所有的猜想和决定都是错误的时候,她的自信心终于出现了动摇。而就在这个时候,来自生理的欲望又在不断地诱导着她,让她错误的认为自己就是个淫荡的女人
在各种小错误堆积起的金字塔上,终于衍生出了最大的错误,当她发现并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本身的淫荡本质所导致的时候,她的世界观彻底崩溃了,然而就在她重新搭建世界观的时候,阿涛丑陋阳具的不断抽插,无形中把淫荡的形象掺杂在了里面,导致她心里的偏差,和之后的堕落
此时我心里一阵发苦,当时认为被小欣背叛了的我,还在怪罪着她,却不知道,在那短短的几天里,对于小欣造成的伤害和影响竟然如此巨大
我不禁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真的对吗?我不否认,出卖小欣是为了满足我的一己私欲,但是在我的心里多少还是希望小欣也能得到更好的性爱体验,可现在看着这些实现了吗?
我努力的回想着刚刚小欣表述的所有信息,慢慢的我还是看出了端倪,虽然在开始的时候小欣确实是一直承受着来自心理和生理的双重煎熬,但是在之后想通了性、爱分离之后,貌似她已经开始享受与阿涛的性爱了,这从她多次拿我和阿涛作为比较,并明言我不如阿涛,就可见一斑了
想到这里我内疚的情绪也缓解了不少,看起来至少在之后的那段时间里,她是沉浸在被粗壮、有力的阴茎充满的幸福中的。甚至就是在那个时候,她主动接受了阿涛的无套内射。而这一段的事情应该她马上就要说道了。因此我没打断她,依然保持一副怅然若失的神情,呆呆的站在那里
「还好,在两次旅游之后,开学的日子也临近了。你还记得开学前一天,你来接我一起回学校吗?还记得我穿的那条黑色裙子吗?当时你看到之后,很是惊喜?在你建议我穿裙子,多年未果的情况下,我突然的变装让你很是错愕,并不断的夸奖我,说我这么穿很漂亮,还鼓励我要坚持下去。」
「可是你知道吗?那身裙子并不是为你穿的,是为了那个人,那个在当天晚上,就把我压在床边,让我撅起屁股,然后直接把我的裙子掀起,用坚硬的阳具,填满我寂寞了多日的阴道的男人。那是为了取悦于他,鼓励他把我操的欲仙欲死。」
「在那种姿势下,我没有了之前的屈辱感,有的只是一个女人臣服于强壮男人胯下的快感,我知道,他就在我的身后,看着我这个平日里清纯的校花被他顶撞的媚态百出,听着我发出的各种呻吟浪叫,甚至他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我因为兴奋而不断伸张皱起的肛门。可以说我一切不堪的荡妇模样都被他尽收眼底。」
「时隔多日,那种失而复得的快感,让我有一种就要飞起来的感觉,是舒爽,是畅快,是意犹未尽,是欲罢不能。我的高潮来的很快,但他依然持久,在我第一波高潮过去后,他甚至把我拉到一边的墙上,又把我按在那里,继续的操干着,直到我第二次高潮的到来,他才也畅快的射出了精液。」
「那一晚,我并没有留宿,不过其代价就是我的内裤,又一次成了他的战利品,在没有备用内裤的情况下,我只能赤裸着下体赶回寝室。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没有穿内裤的情况下,在室外走动。」
「更可怕的是,那一天我穿的还是裙子,当傍晚的微风,钻入裙底,又拂过我的阴唇,那凉凉的感觉,令我浑身一抖,像是舌头在舔动一样。对比被那个人温热舌头的舔舐,现在的感觉很新鲜,也很特别,刚刚才经历过两次高潮,还有些红肿发烫的阴唇,感觉异常的舒服,甚至有些微微的抽搐。」
「然后那阵微风并不贪婪,在轻轻扫过我还残留着爱液的阴处之后,并没有一丝停留,又再次钻出了我的裙底,飘向四周,当然随之扩散的还有我阴处淫液的味道和刚刚性交之后淫靡的味道。」
「这一路上,我都紧张的不行,因为下体凉凉的感觉,让我舒服的浑身微微颤抖,因为担心下体味道的扩散,让我紧张的精神错乱慌张。我不敢想象当有人靠近我,看到我的表情,闻到我的味道,会作何感想?」
「那些平日里都会偷瞄我的男生,会不会想到,他们口中的校花,刚刚才从一个不算熟悉的男人的胯下爬出,现在更是赤裸着下体与他们擦肩而过,甚至他们唿吸的空气中,还有掺杂着校花被人操干后的味道。」
「我的脸上烫的不行,我敢肯定当时一定红的要滴出血来了。我只能努力的低着头,快步行走,任凭双腿更加频繁的摩擦阴唇,任凭那微风更加快速的划过下体,任凭从裙角扩散出更多污秽的味道。终于在我就要因为紧张而窒息之前,我回到了寝室,无视了大家的招唿,慌忙的拿起洗漱用具,冲进了厕所。」
「我发现我真的变了,如果这是以前,我可能真的会羞愧致死,而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我发现好像已经有了抵抗力,甚至下意识的去享受刚刚的那种因为紧张而导致的变态的快感。虽然察觉到了,但是我并没有想要改变,因为这种感觉很新鲜、很刺激,让我很是满足。」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新学期的课程接踵而来,我的生活也慢慢充实了起来,不过相对于不久之前,我的夜生活也丰富了很多。之前因为只跟你在一起,我们每个月可能也做不了几次,但是现在有了那个人,他闲来无事,就会叫我过去,多次的云雨之后,我更加觉得自己性、爱分离的决定是正确的,并欲罢不能。」
「在那段时间里,我开始慢慢接受,并配合那个人的安排,我努力的习惯穿裙子,并且会越来越短。在去他家赴约的时候我还会特意穿上一些相对性感的内衣裤,虽然他还是觉得保守,但是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同时我们做爱的场地也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床上了,我们在他房间个各个位置都有做过,床边,窗台,桌子,墙壁等等等等,可以说那短短的一个月里,我的淫水淋遍了他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而我也渐渐感觉自己喜欢上了这种性爱方式。」
「然而我却没有想到,正是我对自己的这种放纵,慢慢的让我变得贪婪,甚至想要得到的更多,进而慢慢的让事情偏离了原本的轨道,直到我无法收拾。」
「我记得那是一个周三,我按照那个人的要求,如约到了他家楼前,本来按照以往的情况,我直接进去就好了,可是那一天他却突然主动跑了出来,我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那天是他的几个朋友忽然来他家找他吃饭,这让他也始料未及,因此他特意跑出来就是要跟我打声招唿,以免一会尴尬。听到有外人在,本来我是不想进去的,可是他却百般央求,说是开始的时候为了想让朋友赶紧走,就说新交了个女朋友一会就会到,委婉的想让他们识趣的离开。」
「可是这些朋友都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彼此熟悉的不行,这么好的起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就这样死皮赖脸死活不走。如果我现在走了,他一会进去就会很没有面子,先不说我们两个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就算只是朋友,也应该帮一次忙,以解燃眉之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