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波霸的惡夢

小波霸的惡夢
.
找小姐,玩桑拿,约良家,就上猎艳网:


  波霸X小姐成為城中風頭最健的女人之後,帶給不少女性也吃香起來。


  當然這些女性也必須和波霸一樣,有一雙巨大的乳房。


  愛玲便是其中之一。


  她年紀不大,只有廿三歲,但胸前的雙峰至少也有三十七  !因此被親朋冠以小波霸的稱號。


  對此,愛玲並不反感,叫得多了反而有點飄飄然的,但她在欣賞自己的聲名之餘,卻有點後悔自己這麼早就結
婚,如果這時自己還未結婚的話,大有可能在大批追求者中,挑選一個有錢有面,嫁入豪門之中!


  不過,她在兩年前嫁給了阿堅。


  阿堅是個裝修工人,與她本來也算是門當戶對!


  愛玲是個工廠妹,而阿堅月入二萬多元,愛玲在嫁他之時,是欣賞他的男子氣慨,同時也欣賞他月入不俗,絕
不會讓她捱餓. 阿堅十分欣賞她的身材,認識了不久,就向她施展強烈追求,出了不少絕技,終於把她追到手。


  阿堅名符其實,在床上是又堅又強的英雄,在床上殺得愛玲叫苦連天。


  愛玲天生對性方面要求不強烈,可能是年紀尚輕,未到真正享受性愛的年齡,故阿堅的表現對她來說,有時感
到吃不消,認為有少許過度。


  不過,人總是有缺點的,阿堅對於煙酒、賭、女人,所有男人的嗜好都精,做愛時時常滿口煙酒味,使她相當
困擾. 愛玲為了他玩女人的事和他吵過幾次架,後來也習慣了。


  愛玲認為阿堅的行為還算是可原諒,因為他只是在外逢場做戲,並沒有刻意在外面結識女朋友,或者金屋藏嬌。


  這一晚,她向阿堅嚴重抗議,說在床上跟她做愛時,絕不許他的嘴巴有煙酒味如果喝了酒,這一晚他就得吃自
己了!


  當人人都在談論她有做波霸的本錢時,人事部的經理也認同了。


  她本來只是制衣部的一個小小車衣員,現在卻把她調到人事部去,專門負責接見求職的工人,而她更負責接見
男工。


  她的加入人事部,使人事部的聘請成績突然上升,據說,那些年輕的工人給愛玲的美色吸引,不再多做挑選,
就簽約上班。


  人事部經理給了愛玲一筆特別賞金,還說他有一位朋友是電視導演,有機會介紹給她試鏡,試一試做明星的滋
味。


  愛玲心花怒放,這時對於男同事的藉機揩油也就無所謂了。


  她覺得自己的整個世界都變了,似乎也充滿了希望和陽光,前途光明。


  至少,阿堅也變得比較聽話,連抽煙也要偷偷摸摸的,不再像以前的大男人主義了!


  不過,阿堅可不知道,有許多人正在覬覦著他的私用品。


  由於愛玲的知名度,許多男士都垂涎欲滴,其中比較有勢力的,是人事及公關經理朱叔。


  這個朱叔是老板的親戚,他自從把愛玲暫調到人事部去之後,有目共睹,傲人的成績突飛猛進,於公於私,他
都要把這個小波霸據為自有。


  於是他開了一個職位給愛玲,並大幅給她加薪,職位是公關招募部經理。這是一個相當高的名銜,加薪的幅度
達百分之九十。愛玲開心之餘,對朱叔千多萬謝. 不過,做了公關招募經理,就要付出多些服務。招募工作通常都
是日間進行,但公關工作卻都要在晚上和客戶聯絡. 由於工作需要,很多時候愛玲不能回家給阿堅煮晚飯。為了賺
錢,何堅也不會提出抗議. 問題是,她做的是什麼公關?


  她對丈夫說得很好聽,通常是在客戶的辦事處開會,或是吃飯之類的。事實上,無論她在那裡開夜工,都是生
招牌。有她在的場合,由於她雙峰插雲,通常都是輕松的場合,客戶們談笑甚歡. 愛玲對自己的身材越來越有信心,
因為客戶們都要贊嘆的眼光欣賞她,也把她贊得天上有地下無. 愛玲給客人揩油揩得多了,也變得無所謂,有時甚
至故意用自己的巨波頂一頂客人,然後欣賞那人失魂的樣子。


  在朱叔的安排下,做成了一筆生意,她還可以分些佣金,愛玲越來越覺得自己不妨利用自己的美色去多賺些錢
. 朱叔正在想辦法去享受一次愛玲的矯軀. 他施了一個詭計,就是帶她到台灣談生意,去的時間是兩日一夜,由於
去的時間短,何堅沒有抗議,愛玲也不疑有他。


  不過,到了台灣,只跟客人談了幾小時生意,跟著就是去游山玩水的時間. 朱叔帶了愛玲玩了一天,雙方都疲
倦地回到酒店房間. 當愛玲睡得很熟時,開始發著綺夢。她夢到阿堅玩著她那豐滿的乳房,他的手法很細膩,與平
日不同,平日阿堅只是三扒兩弄地,便脫去她的乳罩,展開肉搏戰。


  不過這次不同,阿堅在輕輕撫摸,玩遍了她雙峰的每一細胞,還在乳尖處流連不已,又用口吮她的乳頭,還不
時輕咬乳尖,把她弄得難以忍受,不斷地扭動嬌軀示意對方快些入港,忽然阿堅改變了目的,竟用嘴舔弄自己的三
角地帶。


  這更加是從來未發生過的,因為阿堅一向不會這樣做。她在對方嘴巴的挑撥下,扭動的更加厲害了,大力一撞
之下,掃倒了阿堅,僕在她的小腹上,也把她撞醒了。


  她醒過來時,發現倒在小腹上的是朱叔,他這時正狼狽地弄出沾在嘴巴上的陰毛。愛玲嗶地叫了一擊,朱叔立
即搶回撟頭堡,把嘴巴埋在她的兩腿之間. 她掙扎著,但怎樣也不能離開他已經搶占的位置。


  舔呀舔的,愛玲終於忍不住了。她初時是拼命反抗,不過後來的扭動明顯是放軟了身體,她已經很濕很濕,而
且已有一次前所未有的強烈快感。朱叔看准了時機,騰身而起用最快的方法攻占了她的方寸之地。


  愛玲雖然仍在抗議,抗議朱叔的乘虛而入,不過她只是口頭上的反對,並沒有用行截去趕走這闖進來的怪物,
反而不時地挺高臀部,雙手緊抓著朱叔的肥腰,一起作配合。


  朱叔知道已經成功,於是施展他的工夫,慢條斯理地享受起來。愛玲給朱叔好好地喂了一頓之後,撒嬌地問他
為什麼可以闖進來,原來朱叔在兩連房間的隔門做了手腳,門根本沒有銷,就偷偷上床了。


  愛玲經過這一次的偷情,在喘息過後,沒有把他趕回房間,朱叔摟著她入睡,愛玲一生只跟一個男人做過愛,
這次換換口味,那新鮮刺激感還未平復,一時不能入睡。


  愛玲想了許久,這樣就給了朱叔,實在不值,於是故意放聲大哭,把他從酣睡中哭醒。朱叔看她哭得如梨花帶
淚,連忙取出已經預備好的一疊鈔票,送給愛玲,說這是董事會送給她的額外佣金,以多謝她封公司的貢獻. 愛玲
見到那一疊鈔票,破涕為笑,嬌嗔地罵朱叔乘人之危。


  朱叔把她摟著熱吻,跟著又和她卷土重來,這一次,兩人都沒有心理負擔,玩得更加盡興,愛玲更是從未試過,
做愛可以有這麼多的花式,可以有這麼樣刺激的享受。


  跟朱叔偷情過後,愛玲有種犯罪感,她回家後拼命地洗澡,把身上第二個男人的氣味抹乾淨,這樣似乎可以稍
微平復自己的犯罪感。


  阿堅在晚上臨睡前,纏著愛玲,一定要和她行魚水之歡,即使她諸多推辭,但是心理還是有餘悸,如果讓他在
硬闖時發覺已有男人到過這個地方,可能會把她斬成兩段。


  愛玲與朱叔搭上之後,覺得對不起阿堅,事實上,阿堅喂得她很飽,她沒有必要背著他偷情。對愛玲來說,和
朱叔的偷情,對她的好處是有一大筆的額外收入。


  這一晚,朱叔特別叮嚀愛玲,叫她打扮嬌艷點,最好穿上又薄又窄的衫,顯露出自已的那一對傲人的巨波,因
為有一個大客戶,已經約了晚飯,還牽涉著一宗重大的合約,如果成了這生意,她最少可以賺十萬元。


  愛玲見他說得緊張,所以在下午特地去洗頭,然後回家盛裝打扮,依時赴約. 晚飯的地方是一間酒店的餐廳,
只有朱叔和那客人,客人叫張先生。晚飯時,雙方絕口不提合約的事,只有風花雪月。愛玲在客人的相勸之下,飲
了不少酒。飯後,大家上酒店的房間談生意。


  那是一間很大的套房,張先生老實不客氣,換了睡袍後才和他們談。愛玲無意間看見張先生的睡袍內突出一個
大肚腩,這時她才發覺他竟然真空上陣,睡袍內什麼也沒有。


  這還不止,窺見的不止是大肚子,還見到大肚之下,有一條活生生的武器,而且還是在備戰的狀態. 愛玲怪尷
尬地坐在**上不知如何是好。張先生把自己的身體依在**上,睡袍下擺散開,顯現了一個拱起物。


  忽然朱叔站起來,說趕著回公司去拿一份文件,叫愛玲一定要等他,跟著就把一張字條塞在她的手中,開門而
去。


  愛玲向張先生一笑,入洗手間去,打開那張字條,上面是朱叔寫的字:「對方任何要求都要接受,千萬不要弄
丟了合約. 」愛玲不知這字裡的含意是什麼,從洗手間出來,仍然是茫然不知自己應該怎麼做才好。


  張先生把公事包放在自己的膝上,忽然取出一疊鈔累,說是送給她的見面禮. 他坦承是傾慕愛玲的聲名,願意
重金一親芳澤,已經獲得朱叔的同意。說完他就飛撲過來。


  愛玲還來不及閃避,已經給張先生緊緊地握住了雙峰,他老不客氣隔著她那性感的低胸衫,匆匆地把自己的頭
埋入她的乳溝之中。


  愛玲心想:「這個人為什麼這麼飛擒大咬,他說已經得到朱叔的同意,那麼,是朱叔出賣了我?」愛玲這時手
上正拿著那一大疊鈔票,她沒有手推開對方。要放棄這一大疊鈔票,不是太笨了嗎?


  她猶豫著的時候,張先生已經把她的上衣推高,乳罩也往上推,嘴巴拼命地吸著她的乳尖,一雙手則伸向她的
裙下。愛玲嬌叫著,發出輕微的抗議. 不過她只做出輕微的抗議,因為她始終沒有推開過對方,一方面她有所需要,
另一方面也是鈔票在作怪!


  相反地,是張先生把她推倒在**上。她軟軟地直躺在**上,張先生不斷地吸著她的乳房。也不知是什麼時候,
他已把睡袍丟開,大肚腩下躍出致命的武器。雖然他已經在作戰狀態,不過可能由於肚子太大,相比之下,那個地
方就顯得很渺小。


  他蹲在**旁,翻開了愛玲的裙子,在她的大腿附近拼命吸吮。


  愛玲在化  時順手在大腿間也噴上了點香水,這種香水味混合著汗水和那地方的特殊氣味,張先生顯得十分
欣賞,他對愛玲稱贊不已,並開始脫下她的衣衫。


  愛玲這時仍拿不定主意,是否要聽朱叔的吩咐,後來轉念一想,這個肥佬身材這麼細小,相信功夫一定不怎樣,
如果只要兩三分鐘就解決了,她就決定接受這次的安排。


  給脫光了衣服之後,她給張先生半推半就地抱上了床,張先生站在床邊,愛玲只感到他向前一滑,小龜頭便滑
了進去。她覺得應該有少許的商業道德,於是輕快地扭動身體,誰知她一動動時,張先生已經忍不住了,一下子便
倒在愛玲的身上了。


  一個大肚腩壓著愛玲的乳房,那重量相當厲害,她乘機呻吟了一下,不過張先生已經不能再動了。他大概也覺
得自己太快了一點,未能享受到個中滋味便失手,所以慢慢地倒在床上休息。


  愛玲算了一下,就有幾分鐘就賺了這筆生意,這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為防止他在休息後卷土重來,愛玲決定快
速離去。她撐起身子,這時一對巨波又在張先生的眼前晃動,好像兩個大吊鐘,她問張先生是否要休息,如不介意,
她便要離去。


  張先生點點頭,於是愛玲便穿衣離去。到了酒店大廳,她立即打電話找朱叔,准備大罵一頓,不過找不到他,
只好趕回家去沐浴。


  愛玲在事前已經仔細收拾一遍,不過一見阿堅,她的犯罪感又湧起。


  阿堅問她為什麼打扮得這麼惹火,是否去走私,愛玲則顧左右而言他。


  阿堅給她的性感衣服弄得性起,扯著她硬要當場做愛,她推不掉,衣服很快地被脫光。


  愛玲真害怕阿堅發現這地方剛剛有人玩過,幸好阿堅已經把他的雞巴放了進去並沒有仔細查看。


  剛才給張先生胡搞了一頓,草草收場,現在幸好有阿堅來接替,她玩起來覺得份外陶醉。


  翌日上班,她向朱叔興師問罪,朱叔警告她不要在辦公室說這件事。


  放工後,她痛罵了朱叔一頓,但朱叔說約已經簽了,她又可以得到一筆可觀的佣金,愛玲當場轉怒為喜,在朱
叔的半哄半推之下,兩人又到附近的飯店去玩了一個多小時. 過了兩天,朱叔又直接了當地問她說張先生又出價一
萬元再玩她一次,問她是否接受。


  愛玲幾乎立即答應,因為那一萬元實在很容易賺。她依約來到那酒店,這時她有種做應召女郎的感覺,自己有
如送上門的下賣. 但不容她再想,因為張先生已經開門迎客,迫不急待地把她摟入懷中,一張嘴巴伸向她的乳溝之
中。


  這一次她要表現出商業道德,所以盡力地去服侍張先生,她的溫柔體貼,使張先生贊不絕口。


  最厲害的是「燙功」和「貼功」,她的大波和大腿,磨擦著張先生,使他出師未捷身先死。


  當她的玉指按著他的小龜頭時,他已經控制不住,噴了她一手的淫液。當然,她不能就此告辭,於是花盡了不
少心機,讓張先生可以真的銷魂。張先生的表現同樣是快而准,還未熱身,愛玲就已經知道他已玩完了。


  經過這一次正式接客後,她連自己的心理壓力也打破了,她覺得即使真的做應召女郎也不妨,如果每次可以收
一萬的話。於是,張先生成了她的第一個熟客,兩人一個月至少聚會二次。


  本來,她的應召是不必擴充的,因為她已經賺了不少錢,不必這麼作賤自己。可惜的是,她犯了一個毛病,就
是貪心,她賺來的佣金交給朱叔代為投資,初時也賺了不少錢,後來卻欠下了朱叔一身債。


  在朱叔的壓迫之下,她成了皇牌明星「小波價」,不少客人都慕名來找她一親巨波。


  朱叔的手下有皮條客,負責替愛玲拉客,在客人眼前,她也以波霸自居。


  女人都是有兩個乳房、一個下體,但是,她有「小波霸」的招牌,年紀也不大自然客似雲來。


  此時,愛玲的作風和打扮,都以一個女明星的身份出現,當她給客人壓著拼命干時,客人對她流露的火熾,那
種愛慕和想把她吞下的眼神,使愛玲覺得陶醉,在床上,她嚴然覺得自己更勝於真實的大波霸。


  由於床上賺錢容易,她便不屑再上班。對於阿堅,她更加不屑,他只是個三行佬,辛苦地工作一個月,未及她
在床上搖動幾下的收入,所以和他分手了。


  愛玲整個人變了。由於要學習和把自己視做女星,她連女星的嗜好,性格和濫交等都一一學盡. 結果是辛辛苦
苦賺來的錢,去得容易,炒股票外彙的結果,是大賭特賭,越輸越大。


  而她的作風,也得罪了不少恩客。有幾次險給客人毒打一頓,結果又要朱叔去把事擺平。


  最近,「小波霸」不再出來接客,愛玲似乎在空氣中消失了。原來不幸的她,不知從那個客人身上染到一種怪
皮膚病,全身生小瘡。這些小瘡可不是性病或愛滋之類的,而是頑固的皮膚癬,令人望而生畏。


  在她高聳入雲的乳房上,就正好生了一塊大癬,經常痕癢令她難以忍受。而那些患處又紅又黑,當然不能以這
種癬見人,所以她立即恢復原形,靜靜地入到新界一間小制衣廠做制衣工人。


  她不得不用乳罩把自己的乳房緊緊地包緊,最怕人贊她好波,也怕有人認出她的真面目。


  回想這兩三年的經過,她覺得自己有如做了一場惡夢。她甚至覺得,是一雙豪乳害了她,如果不是有一雙豪乳,
又怎會有這兩年來的慘痛經過. 因此她如今最反感的,就是「波霸」這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