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偷窥之罪】(02)

【偷窥之罪】(02)

(二)

被梦惊醒的我从床上爬起来已经12点多了,外面断断续续的鞭炮声和喧闹

声也消失了,简单的吃了点饭,听楼下没什么动静,可能那个女人已经走了,我

拿出潜望镜从阳台、卧室、厨房的窗户往下观望了一下,楼下没人,大致的看了

一下,厨房的窗户是开着的,其他的窗户都是关着的,脑子里寻思了一下找什么

固定旋降器,因为从房门进去太显眼了,这个单元是两梯四户,开锁有点扎眼,

只能降到窗户那里再把纱窗撬开进房间里去。把旋降器固定到橱柜上废了不少力

气,我可不想从19楼外有点什么意外,工具、窃听器准备完毕,就差等天一黑

开工了。

把窃听器录音等设备调试了一下已经下午3点多了,躺在床上又休息了一会,

拿起电话给雷子挂了个电话。

「喂,黑子」,雷子说道,「你这孙子,怎么你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我问

道。

「哦,我这两天在外面办事,可能手机信号不好,对了,我那个远房舅舅托

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正准备着呢,我怎么之前没听说你有这么个有点的舅舅啊」。

「嗯,他之前一直在国外来着,因为是远房亲戚,平时不怎么走动,前一阵

子我回老家时候碰到了,他回去也不给什么人上坟,就在家里和别的亲戚一块吃

了饭,我才知道他是我叔伯舅舅,挺有钱的,听说在国外有公司,岁数越来越大,

就想回老家发展,在B市开了个医药公司,前些天他给我电话说想调查点私人事

情,问我有没有什么把牢的朋友,我看他出手挺阔绰的,就想让你给未来的孩子

挣点奶粉钱,嗨,是不是查她老婆的事啊,嘿嘿,你懂的」。

「你这孙子,他再说也是你舅舅啊,不是她老婆的事情,我没见过她老婆,

是查别的事情,你别问了,给客户保密是原则,也是职业道德,对了,你嫂子要

是问你是不是和我在C市倒腾二手宾馆用品的话,你别说漏了啊,替我圆着点」。

「好的,放心吧,我这边还有点事情,不聊了,我那个舅舅怎么说呢,跟我

又不亲,你该怎么收钱怎么收,不过,我跟他接触过几次,他这个人城府挺深的,

和别的有钱人不太一样,不像是那种暴发户或是挺飞扬跋扈的,有时候让人感觉

挺阴的,你凡事多长个心眼」。

「好,谢了兄弟」,听雷子这么说,我心里感觉还是雷子比较铁,毕竟这么

多年了,现在的工作他也帮了不少忙。

打完电话,我想给庄颖打一个,想她可能在医院挺忙的就把电话又放下了。

因为已经立秋了,天黑的比较早,7点多太阳快落山了,等到全黑下来的时候我

换上了夜行衣、戴上头套和手套,说是夜行衣其实就是紧身的类似潜水服的东西,

没什么扣子,干活时不容易被钉子什么的挂到。从窗户旋降到楼下的时候用了大

概20多分钟,和当兵时候真是没法比了,安全绳卡在啤酒肚上太他妈不舒服了,

从她家厨房的台口下来前我穿可个鞋套,凡事还是小心为好。从厨房进到客厅就

闻到一股女性香水味,好像是香奈儿5号,有点淡淡绿茶味道,房间很整洁,装

修的挺豪华的,每个房间的门都没有关,柜体家具基本上是到顶的,我先把无线

窃听器放到卧室的衣柜顶上,客厅沙发下面安了一个,书房的书柜顶上安了一个。

书房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开机不需要密码,我把文件夹选项改了显示隐藏文件,

搜索了一下word、excel表格出来一堆,因为怕突然回来人,都拷到U

盘里了,有搜索了一下大格式文件,都是电视剧什么的,看来这台电脑没有其他

有价值的东西了,关了恢复原位,想着那个侯总说要有视频文件可以加钱,我就

把书房可能藏东西的地方翻了一下也没有什么东西,转战到主卧室,卧室的床上

有一张巨幅的结婚照,这个姓李的女的长得还不错,可能是化妆的原因看着有点

像岛国的武藤兰,气质上有点像,他老公长得一般,圆脸,看着有点猥琐,心想:

好娘们都让猪拱了。

翻了翻床头桌除了手机充电器、避孕套、卫生巾什么的没有其他的东西,衣

柜里挂着女性的裙子大衣什么的还有叠着的裤子,衣柜下面有四个抽屉应该是放

内衣的,第一个抽屉里放的是胸罩,第二个抽屉放的是内裤,随手翻了翻,净是

蓝色和黑色的蕾丝内裤,比较性感的那种,有几条丁字裤,这个女人还真是骚啊,

内裤都这么小,第三个抽屉一打开吓了一条,全是丝袜,叠的很整齐,我对丝袜

比较有还敢,庄颖给我做爱的时候比较保守,我提让她穿丝袜做,她从来没答应

过,她说那样放荡,好像是小姐,我拿了几条把玩了一会,都是淡淡的洗衣液的

香味,下面有几条提花蝴蝶档的那种,想着姓李这娘们穿着这个啪啪我下面都有

反应了,拿了一条打开看看,「铛……」的一声从里面掉出个东西,因为没开灯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拿手电照了一下,乖乖,是个U盘。这娘们,把这东西藏

在丝袜里了,他老公应该不会闲着没事翻她丝袜,藏得挺委婉的。

手机这时候响了,操,忘了静音了,一看来电显示老婆,赶紧摘了手套把手

机划到接听那里,接了,「喂,老婆」,接着电话把这几个抽屉原位放了回去,

又把丝袜弄整齐了点,U盘随手放兜里了。

「老公,你干嘛呢,我想你了」,我这心里听着怎么有点别扭啊,好久老婆

没这么跟我说话了。

「今天跟雷子跑了一天,累了,歇着呢,你干嘛呢,还在医院呢?」。

「嗯,在医院呢,科里事情比较多,这周日的一天假又休不上了,你说话怎

么嘟嘟囔囔的」,听她说,我才想起来我还带着头套呢,说话不太方便,怕老婆

疑心,我把头套摘了,从楼上下来弄了一身汗,有点热了,就到客厅去接电话了。

「这两天晚上凉了,可能有点感冒,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啊,我过些天就回

去了」。

「老公,你别太累了,挣不到钱咱们不着急啊,咱们可以慢慢挣啊,老公,

等你回来,咱们要个宝宝吧!」,我心里一阵狂喜,庄颖终于有要宝宝的想法了。

「你不要进主治吗,要宝宝不耽误你进主治了吗?要不还是等你进完主治再

要吧」,我怕她等我回去了又反悔。

「没关系的,我考试准备的差不多了,其他评审需要的东西也都整理的差不

多了,住院总也快够一年了,我现在都32岁了,再不要好成高龄产妇了,你怎

么回事,这么墨迹」,我心想,她应该是想好了。

「那好的,我回去了咱们就要,爱你啊老婆」,这时手机那边传来特别轻微

的「叮咚」一声,有点像是淘宝旺信消息的声音,不是很明显。

「我也爱你老婆,你刚那边什么声音啊」。

「哦,没有什么声音啊,啊,那个可能是护理站的实习护士玩手机的声音吧,

小唐,你把手机静音了啊,一会护理部过来查房了,你不怕扣分啊」,老婆有点

训斥的口吻说到。

「没事,我就随口问问,你忙吧,别耽误你工作」,我虽然心里高兴,但这

个时候在这个地方接电话我的心脏确实有点承受不来。

「好的老公,拜拜,记得少抽烟,别喝酒,你回来我们有正事要做啊」,我

心想,可能老婆看周围有宝宝的同事,激发了她的母性,想要孩子了。

我赶紧收拾了一下,看了看每个屋都没有什么来过人的痕迹,从原路爬回到

了20楼,回到屋里后背已经湿透了,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冲了个澡,开始调试

设备,打开电脑,去夜行衣的衣袋里拿那个拷贝的U盘,刚把手伸到衣袋里,心

一惊,完了,忘了把藏在丝袜里那个U盘拷贝放回原位了,老婆这个电话来的真

他妈不是时候,我把这个U盘的东西全拷贝到了我的电脑里,重新穿上衣服准备

把U盘放回去,这时楼下传来了开门声,我操,楼下怎么回来人了,这娘们不是

去A市了吗。

「嘎达………」高跟鞋响,我寻思着先这样吧,她应该不会每天都查看她藏

得的东西吧,抱着侥幸的心里,我把耳麦戴上,「我房都开好了,你怎么非要回

你家里来啊,从A市到这里这么远」,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接着是拖鞋塔

拉塔拉的声音。

「宾馆那里床单、被罩、浴巾什么的谁都用,能不住宾馆的话我从来不住,

我一会先洗澡,我洗完了你再洗」,姓李的那个女的说着。

「你老公今天真不会回来吗?,在家里我总感觉有点心虚」。

「你他妈的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怕我老公回来宰了你

啊」。

「不是宝贝,谁怕你老公那个不举的怂人啊,我这不想你了吗,开车走了2

个多小时,咱们要是不回来现在你都飘飘欲仙了,嘿嘿」,接着是一阵衣服悉悉

索索的声音。

「你别这样说他……,嗯……,你没刷牙,嗯……,衣服都摸皱了」,啧啧

的接吻的呻吟。看来,这个男的应该是昨天晚上和她微信语音的那个男的。

「宝贝,你摸摸,我都这样了,还刷什么牙啊」。

「嗯………,你轻点,袜子一会让你扣破了,啊……,嗯,讨厌」,伴着男

人浓重的呼吸声,悉悉索索声音越来越大了,还有解皮带的声音。

「啊,别舔那里,没洗澡呢,嗯嗯」。

「我就喜欢你没洗澡,喜欢那下面那种骚味,闻着兴奋,说别舔,隔着内裤

和丝袜都湿透了,【好文】【偷窥之罪】(02)宝贝,来把裙子脱了吧,你转过来,骑我脸上,别脱丝袜,我

让你爽爽」,那个男的说道。

「啧啧……,你的下面都这些年了还是这么嫩啊,别闲着,给我舔舔老二啊,

就是喜欢你的这股骚味」,接着传来衣物撕裂的声音。

「嗯,呼,你怎么,哦……,把袜子弄破了」,伴着女人媚骨的呻吟声和吞

吐阴茎的声音,女人因为含着阴茎说话不方便,上气不接下气。

「舒服,宝贝,对,再舔深一点,舔舔蛋蛋,哦……,你穿这么淫荡的丁字

裤,都湿透了,啧……,是不是准备勾引我,让我弄你啊,哦,啊,别咬啊你」,

女人吐唾沫的声音,「别………,嗯,别舔了,啊,嗯,我受不了了,啊……」,

「呼呼……」女人深呼吸声。

「宝贝,爽不爽,来,转过来,我从前面来」,「把腿再分开点」。

「哦,好湿,好紧,你老公看来没什么福气,享受不了你这种极品女人,嗯,

小弟弟硬吧」,我心想,操你妈的,这个男的真是个畜生,操别人老婆还带羞辱

人家老公的,下回让我碰见非揍这丫的。

「嗯,你先下来,嗯……,你没戴套,你下来,把套戴上」,女人有点急有

点生气的说,接着是开抽屉的声音,「你别拿床头桌里的,我老公很细心,被发

现了,我们都死定了,你不自己带着呢吗」。

「好好,我下去拿」,塔拉塔拉的走路声,一会儿,撕开避孕套包装的声音,

「宝贝,给我戴上」,男人有点得意的说着。

床咯吱咯吱响的声音,「啊,你轻点,每次都弄的我疼,嗯」。

「呼,呼,不弄重点怕你不爽啊,啧啧……,我小弟弟大不大啊宝贝,哦,

你别夹我,在夹,嗯,好射了,吻我」,两个人接吻的声音,伴着「咕叽咕叽」

的声音。

「哦……,嗯嗯,嗯……,舒服,你,你每次都能,弄……,的我很舒服,

啊,就这样,顶,顶到了,啊………,快点,我要到了」,突然,床咯吱咯吱响

的声音不像刚才那么激烈了。

「你怎么不动了,嗯,刚要到了,你怎么了」,女人懒懒的说道。

男人坏笑着说到,「我是不是每次都比你老公厉害,宝贝,你叫我老公,我

就继续操你」,我操你妈【好文】【偷窥之罪】(02),这个孙子,听到这我有股想下去揍这个孙子的冲动,

我其实对爱情和婚姻挺忠贞的,喜欢看身材好的女人,喜欢看美女是一个男人的

本能,就跟看岛国电影你不硬证明你有问题一样,就像现在我听他们偷情一下,

下体也是硬邦邦的,脑子里也有意淫的画面,但这不能证明对自己的爱情、老婆

失去兴趣及责任了。我从结婚到现在没有出过一次轨,即使和老婆没有频繁的爱

爱,在她总值班当住院总的这一年我也没出去找过小姐,约过炮什么的,其一我

有洁癖,其二也没有那么多闲钱(即使有我也不太会找,不像雷子总在微信、陌

陌上聊妹子),有事挺看不起出轨的女人的,不太明白她们出轨的目的,是寻找

刺激,为了性,为了钱,为了爱情,想想这些我就头痛,反过来一想,自己老婆

忠贞就可以了,管别人做什么。

「你他妈变态啊,爱做不做,你再敢提他以后别再找我」,女人骂道,这个

女人看来对他老公还有感情,可能就是他老公这方面不行。

「嗯………,啊」,似乎这个男的狠狠的插了一下,男人哼一声。

「嗯,啧啧……,啊,哦,啊啊啊啊」,床又恢复了激烈的咯咯声,「让你

嘴硬,嘴上骂我,下面却死死的咬着我鸡巴」。

「你………,啊啊,嗯」,女人似乎有点受不了了,话都没说完。

「呼…,呼…,叫我老公,快点,说好好弄我」,男人呼吸也越来越重。

「啊啊,嗯……,你……,怎么这么,嗯,不要脸,啊啊」,「老公,老…

…,公,弄我,嗯」,看来这个女人在情欲面前还是没什么尊严的。

「好,宝贝,老公好好弄你啊,哦,我要射了,呼呼……」,男人呼吸越来

越重,女人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接着,男人「呃」的一声没了动静,女人也

只剩下呼呼的喘气声。

听到这里,我觉得这对狗男女应该都累的不行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对话了,

就摘了耳机,把监听设备关了,准备休息,看表已经快10点了,洗漱了一下睡

了一觉,明天得回一趟A市,还单位同事的一个夜班,那个娘们电脑里的东西和

U盘里的东西我都拷贝完了,明天把监听设备开着自动录音,今天太累了就没有

翻开拷贝的东西,后天回来再看吧。

从A市单位还完同事夜班准备回家里换件衣服,立秋后的天气晚上有点凉了,

提前给庄颖打了个电话,她正好不在家,回到家里发现家里很干净,应该是我走

那天她收拾的,连卫生间装脏卫生纸的垃圾桶都收拾干净了,因为我们经常不在

家,房间和垃圾桶什么的基本一个月不收拾也不会太脏,心里窃喜,以前都是我

收拾家里,老婆很少收拾,特别是垃圾桶什么的她闲太脏都是我弄,现在可能她

想要宝宝了提前进入当妈妈的角色了,我从衣柜拿了几件长袖衬衣和长裤什么的,

把身上穿的短裤换了一条运动裤,打火机从短裤兜里掉出来了,滚到了床底下,

我拿床刷够了出来,还带了很多尘土、毛毛什么的,把打火机拿出来擦了擦,拿

卫生纸收拾一下地板,发现跟毛毛什么一起带出来的东西里有个类似玻璃的东西,

非常小,擦去土,是一颗特别小的钻石,寻思应该是结婚时给老婆买的钻戒上镶

嵌的,因为她在医院上班经常戴一次性手套,医院不允许戴戒指什么的以防划破

手套,所以买了她就没怎么戴,一时我也想不起来她放哪里了,就随手把这颗小

钻石放床头柜的盒子里了。从家里出来快9点了,因为着急回B市开车有点急,

被一辆三轮车刮了一下,尾灯碎了,这一个倒霉,看骑三轮车的一直再道歉什么

的,我这破车也不值几个钱,就通知保险公司理赔,把车开4S点维修,自己拼

车到B市,回到丽阳小区快傍晚了,我正要休息的过程中,楼下传来了「嘎达、

嘎达」的高跟鞋的声音,看来那娘们上午不在家啊,我戴上耳机,听到女人打电

话的声音,说的应该是本来他老公周日回来,可能临时有事没回来,她在那撒娇、

抱怨,我心想,你他妈的巴不得你老公别回来呢,接着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这时打开了电脑,开始找从她电脑里拷贝出来的东西,对账目我不太了解,

大部分是雷子他舅舅公司的账目,什么每个医院或是外面药店的供货量什么的,

销售总额乱七八糟的,在一个得有7、8层结构的文件夹下,找到了一个写着

「重要」的文件夹,我浏览了一下,应该是这个女的借着他们公司的名义,自己

从别的供货商那里低价进货,然后不走公司的财务以比公司价位低的优势买给各

个县区的药店什么的,她从中挣个差价,记录很详细,这半年弄了大概有100

多万吧,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侯总那么有钱,她的副总弄点私产不至于下这么

大力度查她吧,而且要是她有40% 的股份,也不至于冒险走私活啊,应该还有

什么别的猫腻。看了有两个多小时,天都黑了,我还惦记着把那个U盘给她放回

去,就戴上耳麦听听楼下还有没有人。

楼下很安静,没有声音,我调了客厅及书房的窃听器还是没有声音,静的吓

人,我到卫生间听了听楼下卫生间也没有声音,是走了吗?因窃听器一直开着录

音功能,我就确定一下在找拷贝账目的时候她是不是走了,回听了一会,这期间

她接了两个电话,有人给她打电话问她在不在家有个快递,还有一个应该是她妈

让她晚上去她家吃饭,正好把孩子接回来,接着听到开门的声音,拖东西的声音,

应该是她那个快递到了,过了一会又有开门、关门的声音,门口、厨房、卫生间

没有装窃听器,开门声比较大能听到,别的就听不太清了,从潜望镜往下看一片

黑,没有灯光,她应该是走了。我戴上手套把U盘上的指纹擦干净,穿上行头,

旋降到她家厨房,卸了纱窗,出了厨房的时候脚上踩了个东西,我拿手电一照,

是一双紫色的高跟鞋横在厨房门口,冷汗瞬间从我脑门冒出来了,这娘们在家呢?!

赶紧把手电关了,镇定,一定要镇定,脑子里飞快的想,要是在家我卸纱窗的声

音不小啊,她应该能听到,睡觉的话也不可能这才不到晚上8点呢,应该不在家,

我大着胆子,往客厅里走,书房没人,卧室也没人,我又转到卫生间,卫生间的

门掩着,透了一点窗外的光进来,我从门缝里向里看了看,看到一张惨白的脸耷

拉在浴缸沿边上,左手也耷拉在外面,我操,这娘们在这里呢,正要往回退,可

是发现不对劲啊,她睁着眼睛呢,怎么一动不动,要是洗澡的话应该开着灯啊,

我把门推开了一点,她还是不动,我心一惊,不会是死了吧!操,这娘们在这里

呢,正要往回退,可是发现不对劲啊,她睁着眼睛呢,怎么一动不动,要是洗澡

的话应该开着灯啊,我把门推开了一点,她还是不动,我心一惊,不会是死了吧!